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才气作诗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7 / 来源:本站

第一百五十九章 才气作诗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自从岳父方如松上任成了郡守,林宇的书房也改头换面,不仅比之前的更大,还有暖炉,提神精心的熏香等等,异性俱全。

唯一差的,估计就是后袖添香了。

所谓红袖添香,就是美人在一旁素手研磨,郎情妾意……生活美滋滋。

道德经这门心法,林宇着实想不出后面的类容了,境界不够,头发掉了三五根,林宇便不再勉强了。

头发掉了是件很严肃的事情,这非常影响他这副英俊的面孔,都说聪明绝顶,林宇可以聪明,但不能绝顶。 林宇夜里挑灯看书,看的是大夏的历史,熟悉的了解了大夏过去的一些战事,城池分布,每一任天子人皇的名字与年号等等,做到心中有数。

免得日后进了京师,十问九不知就惨了,别说圣眷,能不被处死就算好了。

一个能够开创象棋之道,著战歌的青年才俊,却连大夏的历史都不知道,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自从修行了道德经后,林宇没有出现看书才气枯竭的情况,精神也非常充沛。

但这一次,或许因为想破脑袋去回忆道德经后面的内容,导致精神有些疲惫,看着看着,林宇便昏昏欲睡了下去。 林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书房这种地方,小桃子自觉的没有打搅。 去跟方如松汇报,也是一脸崇拜的说姑爷仍然勤奋读书,对此方如松非常满意这个贤婿,孺子可教也。

林宇擦掉腮帮子沾着的口水,洗漱完毕后,便去了外院正堂跟岳父大人请安。

方清雪又是闭关读书,不见踪影,对此林宇也习以为常,他实在好奇,那方家老祖方真的传承心法,到底是有多牛逼,怎么动不动就要闭关修行。

“小婿给岳父大人请安了!”林宇拱手弯腰揖礼,方如松笑着赐坐,随后郡守府的新任幕僚赵东如与陆庸,也相继进入正堂,看向林宇皆是微微点头。 林宇身为晚辈与学生,自然不能也是点头回应,而是起身躬身揖礼。 “昨晚老夫听说你去了万香楼,郡守大人还带了衙役去拿人……”赵东如笑吟吟道。

林宇与方如松彼此相视一眼,两人都非常尴尬,老宅男方如松轻咳了两声,道:“消息不准,林宇是去诗词交流的,这不……还作出了一首诗。 ”“哦?”赵东如与陆庸身体一颤,彼此相视一眼,脸上浮现一抹欣喜,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林宇的诗词了。 不知道这一次,又是怎样的一首诗。 “我记性差,还是贤婿自己来告诉告诉两位前辈……”方郡守坦诚道。 林宇摸了摸鼻子,本想直接念出来的,但转念一想,他倒是想看看昨晚那首《金缕衣》七言绝句诗,达到了什么水平。 才气共鸣是最好的测验方法。 “不如,小婿写出来如何?”林宇先是看了眼岳父大人,随后看向赵东如与陆庸。

“太麻烦了……”方如松皱了皱眉。

能一句话念出来的事,为什么要写出来?不得不说,这位只知道搞科研的老宅男,与文人士子的圈子脱轨了。 “不,不,如此一来,简直太好了!”陆庸兴奋地有些手舞足蹈起来,大喜道:“你这小子之前在才气阁的那篇诗词,让老夫获益匪浅,这次你已经开窍,必然更为惊人了。

”陆庸笑着笑着,突然发现赵东如的神色很不友善了起来,这才惊醒过来,自己独吞了林宇的一篇诗词。

当即汗如雨下。 赵东如蹬了一眼陆庸,道:“你这老匹夫隐藏的真深,我就说之前你怎么会站出来替林宇开脱,以为你性子变了,原来是早就拿了好处,直到那时候才肯站出来说话……”“想必你在内院的那篇才气绕体的诗词‘浣溪沙’,就是林宇所著吧?”赵东如淡漠地看向陆庸。 陆庸脸色一红,点了点头道:“老夫才华横溢太多年了,这不是无奈之举嘛……”身为内院客卿之首的陆庸,看样子似乎有些畏惧赵东如,这倒是让林宇大为惊奇。

不过,想到自己当初能够去外院文堂参加测试,便是陆庸找赵东如托的关系,也就释然了。

这两人,必然是交情多年的至交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陆庸与赵东如还有方彦,都曾是圣前书院的学子,同窗同房的师兄弟关系。

赵东如毕竟心系林宇新作的诗词,便是迫不及待地差人拿来了纸笔墨砚跟方桌。

正堂内的陆庸与赵东如,则围在了方桌旁,反倒是方如松,慢条斯理地啜着茶,一副官老爷的派头。

“恩师这般心急,我反而不敢写了……”赵东如与陆庸看到林宇提笔,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林宇为此苦笑不已。

咳!赵东如捋了捋颔下胡须,脸色微红,陆庸也是一脸的尴尬,毕竟都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了,还偏偏沉不住气。

林宇对恩师赵东如心存感激,对陆庸就没这么热络了,他深吸了口气,便是执笔沾墨,念头一动,便是才气灌输在了笔尖。 刹那间,才气与墨水结合,竟是吞吐出了光芒,就如同林宇前世玩游戏中的武器锻造后,发光发亮一样,颇为神奇。

林宇信心十足,才华驱动才气凝聚与笔尖,顿时奋笔急飞,更为好看的楷体字,开始一字字显露在了白纸之上。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呼啦啦!一气呵成的诗词,最初并没有带来任何动静,正当赵东如与陆庸狐疑之际,突然间郡守府内的天地才气,便是诡异地发生了些许变化。

紧接着,一股天地才气刮来的风,直接吹拂进了正堂,众人的长衫都被吹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纸上‘金缕衣’的诗词,便是陡然绽放出了光芒,直接与天地间的才气产生了纠缠。 而后,两股才气凝成了一跳麻绳般的才气光柱,便是直接缠绕在了体表之外。

似乎还有灌顶的一丝迹象,但最终还是没有达到更高层次,停留在了才气绕体的地步。

“才气绕体!”短短的二十八个字,却直接与天地共鸣,引动了才气异象,赵东如与陆庸都是呆了一下。 而那老宅男方郡守,更是茶杯跌落在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