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学术讲堂理论与实证?两位学者的两种研究分享
2019-06-11 / 来源:本站

学术讲堂理论与实证?两位学者的两种研究分享

学术讲堂|理论与实证?两位学者的两种研究分享发表时间:2018-06-30浏览次数: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是我们对学术的两个关注焦点,理论能够启发人的思考,明晰研究方向;实证能够紧跟社会现实,深入探讨实际问题。 而两种研究是泾渭分明还是交相融汇?6月22日下午,南京大学胡翼青教授和上海社科院方师师博士来到了新媒体传播研究的课堂,为研究生同学们分别带来了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的分享。

两位老师分别讲解了各自近期的研究:胡翼青《作为隐喻的传媒——一种透视媒介化社会的新视角》,方师师《混合宣传:理解社交媒体操纵》。 我院邹军教授主持了这次讲堂。 学者介绍方师师,复旦大学新闻学博士,社会学博士后。 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上海社会科学院互联网研究中心副主任。 在《传播与社会学刊》(中国香港)、《现代传播》、《国际新闻界》、《新闻大学》、《新闻记者》等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4次。

研究方向为数字社会学,批判算法研究,在线内容治理。

方师师博士先从全球普遍的社交媒体操纵现象引入,介绍了当前美国、俄罗斯、德国等国家近年来典型的社交媒体假新闻事件。

从现象中发现了问题:如何来认识和评价这一世界范围内的社交媒体操纵的态势、程度与影响?于是,方博士就梳理了“宣传”的概念及实践发展历史,同时又分析和比较当下的社交媒体操纵中的“宣传实践”。 在谈及具体的研究,方博士介绍了对于社交媒体操纵的分析从几个维度展开:行为体研究、内容形态、传播渠道、组织形式、传播效果。

在各个维度的分析过程中,方博士还介绍和对比了各个国家社交媒体操纵的丰富案例。

从她的研究结果来看,社交媒体操纵中的行为体包括政府部门、私人承包商、付费水军等,行为对象则包括国内国外的民众。

而内容主要以社交媒体上“假新闻”的形态出现,多渠道组合传播,传播速度快、范围广;而各国的“社交媒体宣传操纵”都呈现出明显的组织化趋势,有组织地培训、奖励和管理。

方博士还介绍到,在许多国家,社交媒体宣传操纵的地下市场逐渐完善,包括许多假新闻服务市场、虚假内容生产分发等。

最后,方师师博士提到,社交媒体操纵的传播效果十分显著,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受众对社会舆论的判断、对于外部世界的持续关注和追求真实等等。

由社交媒体操纵产生的问题也在世界各国逐渐增长,这个领域十分值得持续的关注和研究。

学者介绍胡翼青,现任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传播理论、传播思想史。

著有《美国传播学科的奠定:1922-1949》《再度发言:论芝加哥学派传播思想》《传播学:学科危机与范式革命》等专著,在《新闻与传播研究》《国际新闻界》《现代传播》《新闻大学》《南京大学学报》等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100多篇。

胡翼青教授来到南师课堂,为大家分享了他最近的研究与思考:《作为隐喻的传媒——一种透视媒介化社会的新视角》。

老师先辨析了目前对于媒介的两种理解:作为实体的媒介和作为隐喻的媒介。

同时介绍了传播学界将媒介作为实体去研究所遇到的种种困境,包括学科难以形成深刻的理论,传播学经历几十年的发展仍然没有明显学科特征与壁垒,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跨界研究媒介实体更具优势等。 面对这些困境,胡翼青教授提到,传播学应该将媒介作为一种隐喻,任何在信息沟通中起中介主体的关联作用的都可视为媒介,而媒介也只有在承载了沟通意义的时候才是媒介。 在较高的抽象层次去研究媒介,更能形成优秀的学科理论成果和现实研究的进步。 接着,老师解释了作为隐喻体系的新媒介,介绍广播和电视的发展阶段及其应用场景,论述了当下移动互联网时代“端口”和“流量”的重要意义。 最后,胡翼青教授对现有的媒介理论进行了梳理和评价,包括媒介环境学、媒介化社会理论等。

讲台上,胡翼青教授抽丝剥茧地展开了一场深刻的辩思,旁征博引,睿智幽默;讲台下,同学们一改平日对于理论课的迷糊状态,聚精会神,积极回应。 这堂课让大家对于传播学的真正的研究视角和未来方向有了更为深入的思考。 也有同学提出问题:如果媒介作为一种隐喻,那今后的实体研究该如何进行?是否研究媒介组织、媒介经济更难入手呢?胡翼青教授回答道:理论层面将媒介作为一种隐喻,而实际研究层面则应该从讲好身边的一个个媒介故事开始,用媒介隐喻观来讲好社会中的故事,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承担着媒介的作用,传递着独特的意义,只要我们去发现和挖掘。

最后,胡翼青教授解释道:“实证研究与理论研究的差别在于,实证研究应该更多地贴近社会现实,做到更精确地描述好现象;而理论研究则应该着力于钻研和反复理解概念,辨析不同的观点。 ”相信通过这堂课,大家对于学科的认知与思考都会更进一步。 新传研会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