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刘慈欣:建筑科幻文学王国
2019-05-15 / 来源:本站

小说《流浪地球》首发于《科幻世界》杂志2010年第7期2019年春节期间上映的一部名叫《流浪地球》的科幻电影火了,截至目前票房已突破46亿元。

这部电影是根据刘慈欣的同名短篇科幻小说改编而成的。

有趣的是,与《流浪地球》同期上映的还有一部名叫《疯狂的外星人》的科幻电影,也改编自刘慈欣的作品《乡村教师》,口碑和票房也很不错。 在2015年凭借《三体》获得有世界科幻“诺贝尔奖”之称的雨果奖后,刘慈欣这个名字再度成为媒体“热词”。 这位笔下充满原子、分子、粒子以及未来世界的作家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是什么样?他是如何走上科幻之路、攀上文学高峰的呢?娘子关发电厂的计算机房里,电话响起4月的娘子关春风轻拂,磊磊石山中飘荡着和煦。 在这个晋冀交界自古为兵家必争、更有无数川军为抗日而捐躯洒血的地方,一座正冒着浓浓黑烟的发电厂的计算机房里,一个正在埋头编着程序的大个子,面前桌上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喂,请问是刘慈欣老师吗?”“对,我是刘慈欣,你是哪位?”“我是成都《科幻世界》的编辑唐风。

”“啊?《科幻世界》……”“你投给本刊的作品场面宏大,视野开阔,构思精巧,我们决定留用。

”这是1999年4月的一天,这个接电话者便是如今在中国科幻文学界叱咤风云的刘慈欣。

刘慈欣1963年生于北京,祖籍河南信阳。

父亲刘斌曾是军人,转业后分到中国煤炭设计院,后来又调到了山西阳泉煤矿集团。

刘慈欣的母亲是位小学教师。 刘慈欣在阳泉煤矿集团第三矿区长大。

刘斌爱看书,《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狮子与独角兽》《动物庄园》……家里的书三分之二都是世界文学名著。 上学识字后,好奇的刘慈欣翻出这些书来,通过查阅四角号码字典认字,艰难地阅读这些名著,虽似懂非懂,但他觉得能多认识些字也挺好。

就这样,直到有一天他接触到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地心游记》,奇妙的场景、丰满的细节让他着了迷。

之后,他又看了苏联作家阿·卡赞采夫的科幻小说《太空神曲》和叶弗列莫夫的《仙女座星云》,神奇的未来想象震撼无比。 自此,他偏爱阅读科幻小说,并饱读了英国小说家威尔斯的《时间机器》《莫洛博士岛》《隐身人》《星际战争》等书。 不过,科幻图书读得再多,也无法满足一颗饥渴的心。 刘慈欣索性自己写起了科幻小说。

这一年,他才上高一。 当然,此时他所写的那些所谓的科幻小说还很稚嫩,不过是带有科幻味儿的作文。 1988年,刘慈欣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现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水电工程系毕业,分配到了大山丛中的山西阳泉娘子关发电厂计算机室。

娘子关是万里长城第九关。 在这个闭塞落寞却英姿飒爽、处处回荡着刀光剑影故事的大山丛中,刘慈欣对科幻文学更加痴迷,也继续构筑自己的科幻王国。 或浮岚暖翠,云蒸霞蔚;或阳光明媚,白云苍狗;或凄凉萧瑟,寒风劲吹;或星火辉映,迷离摇曳……千岩竞秀的娘子关有着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美,容易让人情愫翻飞,赞誉莽莽重山独特的天赋。

厚重的历史,险峻的关隘,动人的传说,英勇的事迹,偏远的位置,现代的工业……无论白天还是夜晚,这些既美丽又荒凉,既笃实又缥缈的存在,在刘慈欣眼中是那么科幻,那么令他神思飞扬。 《科幻世界》,幸运之神1999年春,在一个煦阳暖照的日子,刘慈欣从自己之前写的作品中遴选了5篇小说,仔细打印出来,邮寄给了《科幻世界》杂志。

各地作者寄往《科幻世界》的稿件如雪片。

但编辑唐风却从如山的来稿中发现了打包寄来的5篇小说:《鲸歌》《微观尽头》《宇宙坍缩》《带上她的眼睛》《地火》。 初读之后,唐风拍案叫绝,便给这5篇小说的作者,那个叫刘慈欣的人打去了电话。

电话中传来好消息令刘慈欣喜出望外。

但自己一次性投稿5篇,这位编辑要用哪篇呢?“不,我们不是用一篇,你此次寄来的5篇我们全都留用,并尽快刊出!”唐风说:“而且,你也将成为我们的重点作者!”真是太幸运了!那一刻,从学生时代便屡屡投稿、却又屡屡被退稿的刘慈欣,眼睛里突然有了泪。 那天晚上,他招待自己吃了一顿好的,美美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实际上,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如同触发了一只神秘的开关,接连几天让《科幻世界》编辑部处于兴奋之中。 因为每一篇都有着让人惊艳、奇绝的科幻构思,每一篇都闪耀着科幻小说独有的光华。 之后,这5篇科幻小说次第发表了出来:1999年第6期《鲸歌》《微观尽头》、第7期《宇宙坍缩》、第10期《带上她的眼睛》,2000年第2期《地火》……这几篇稿子分别是唐风和姚海军编辑的,文章发表出来时几乎一字未改。 其中,《带上她的眼睛》还荣获了中国科幻银河奖一等奖。

《科幻世界》是刘慈欣的幸运之神,自此开启了他所写作品百发百中的投稿用稿旅程。 而在此前,刘慈欣的发表之路其实颇不顺遂。 早在1991年,刘慈欣就给《科幻世界》投过稿,那是一部名叫《超新星纪元》的长篇。 当年,刘慈欣花了3年时间把《超新星纪元》小说写完之后,却茫然了:把它投给谁呀?能发表吗?想来想去,他把它寄给了《科幻世界》主编杨潇。 当刘慈欣在当地那个小小的邮局把那厚厚的稿子寄出后,按以前的投稿经历来看,他以为会石沉大海。 然而,令他大感意外的是,很快便收到了回信。

杨潇不仅夸他小说写得好,还说将尽最大努力将此小说推荐出版……然而,在那之后的近一年时间里,杨潇努力为《超新星纪元》联系出版,却未能如愿。

得知刘慈欣与《科幻世界》这一渊源之后,唐风当即与刘慈欣约定,今后凡是他写的作品,《科幻世界》都优先刊发。

受此激励,刘慈欣创作势头一发不可收拾:《乡村教师》《朝闻道》《全频道阻塞干扰》《镜子》《赡养人类》《赡养上帝》《球状闪电》《白垩纪往事》《思想者》《吞食者》……而《超新星纪元》的出版之事,一拖就是十年。

直到2000年,在唐风的鼓励下,刘慈欣又将之翻找出来,寄给了唐风。

这次成功了,作家出版社出版了该书。

“送给我的女儿,她将生活在一个好玩的世界”《超新星纪元》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位于御夫座的一颗超新星突然爆发,强烈的辐射使人类普遍患病,并大量死亡。 但人们也发现,12岁以下的孩子症状很轻或无症状,原因与基因的自主修复功能有关,年龄越大这种功能就越差。 1年后,地球上13岁以上的人全都死去,只剩下12岁以下的孩子。 小说中,刘慈欣创造了一个孩子掌控的世界:孩子们与成人一般打仗,坦克、航母、歼击机、核弹头……所有武器,都是他们的玩具……《超新星纪元》实际上是对一些独生子女娇气、贪玩、不爱学习、自私等坏毛病的批评……但作品始终贯穿着对中华文明的深沉大爱。

刘慈欣的内心始终装着一颗童心,当他在尝试写作科幻小说的时候,想的便是既为自己、也为天下的儿童写一些读物。

在科幻的世界里,刘慈欣是理想主义者,也是一个童心浩荡为爱而写作者。

不仅《超新星纪元》是一部科幻版的儿童文学,《三体》也是科幻版儿童文学。 就在刘慈欣将作品《三体Ⅲ:死神永生》参评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时候,他给女儿写了一封感人至深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