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厦大保安成毕业生 妻子同事不理解,刚开始还要偷摸“蹭课” 科幻小说
2019-06-17 / 来源:本站

厦大保安成毕业生 妻子同事不理解,刚开始还要偷摸“蹭课” 科幻小说

白天,他是同学眼中的“蹭课大叔”;夜晚,他是厦大校园的“守护者”。

厦大保安周德新就这样“黑白两班倒”,5年里通过40多门考试,即将获得厦门大学法学学士学位(成人高等教育)。 昨天接受晚报记者采访时,他说,再过半个月,自己将参加厦大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

厦大保安成毕业生妻子同事不理解,刚开始还要偷摸“蹭课”周德新是重庆人,今年51岁,当过兵,曾在技校学服装专业,2013年到厦大当保安。

2014年,厦大继续教育学院开设职工夜校,为求学员工减免一定的学费。 得知这一消息后,周德新非常兴奋,儿时想当律师的梦想再度被点燃。

“北大有个保安读了北大,我这个厦大保安为什么不能读厦大?”于是,他做出勇敢的决定,首先从2014年到2016年参加高中起点升专科学习,之后从2016年9月到2018年12月参加法学专业网络教育专科起点本科学习。

做出决定时,周德新已经扔掉书本20多年了,他也知道想拿下本科学历并不容易。

为了挤出时间学习,他特意申请上夜班,这样就可以白天学习晚上工作。 虽然多年没摸书本了,但几百上千页的法学教材,他还是能一页一页“啃”下来。

遇到书上弄不懂的地方,除了学习网络课程,他还去法学院“蹭课”,向老师请教。

在读期间,周德新每年要准备将近10门课程的考试。 除了公共英语课考了两次,其他课程他都是一次性通过。 他的毕业论文以正当防卫为主题,写了近2万字,认认真真写了好几个月。

他说,拿到学位后,他每年要争取发表两篇论文,督促自己学习,不要把所学的东西忘掉。 他所在的班级共有38人,包括他在内,只有两人“跑完全程”,最终拿到学士学位。 周德新笑称,他应该是年纪最大的毕业生了,不过这个学位他拿得很骄傲。

对于丈夫花5年时间拿学位这件事,周德新的妻子不太理解,总觉得他浪费时间。

也有些同事不理解,觉得没什么必要。 但在周德新看来,5年时光没有虚度,他清楚这份收获的分量有多重。

获得学士学位不是周德新学业生涯的终点,他已经报考今年的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并对考试满怀信心。 提到未来的打算,周德新说,他还是会待在厦大,哪怕还是在校门口当保安,“每天为厦大老师和学生服务,这是我对厦大感恩的一种方式”。

周德新说,最初报考法学专业时,他当年学的那点知识早还给老师了,想拿到学位简直是天方夜谭。

幸好,他在厦大遇到了许多“贵人”。

周德新遇到的第一位“贵人”,是厦大管理学院的一位博士生。 两人在校门口偶遇后,就成为挚友。 这位博士生毕业后到福州一所高校当老师,但两人并未因此断了联系。 每当周德新在求学路上遇到阻碍时,总能得到这位朋友的鼓励。 “我邀请她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我希望穿上学士服拍的第一张照片是跟她的合影。

”周德新说,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这位朋友的感谢。 周德新刚开始去法学院“蹭课”时,总是偷偷摸摸的,每次都坐最后一排,还要换下工作制服才敢去教室,也不带书本,就坐下来听课,让人以为他是进来歇脚的,生怕老师和同学认出来。 但法学院的老师对这名特殊的学生很照顾,不仅热心回答他的问题,有的老师还特意把专著送到保安室让他学习。

对周德新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英语学习。 他的英语储备简直就是一片空白,只能从ABC学起。

有一年暑假,厦大物理机电系的一名学生在校门口与周德新相识,两人很快就成为朋友。

之后两年时间里,这名学生一直帮他补英语,从语法基础开始,到慢慢能看懂句子。

“两年时间分文不收,耐心地教我,真的非常感谢她。 ”周德新说。 厦大外文学院老师丁燕蓉也一直鼓励周德新,还教他复习方法。 周德新买来英语模拟真题,一套真题复印十几份,一天最少做两套真题。 几经努力,他的公共英语课考了73分。

这对于没学过多少英语又离开学校20多年的人来说,相当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