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雨打芭蕉的想,漫过枫叶红的心跳
2019-07-09 / 来源:本站

雨打芭蕉的想,漫过枫叶红的心跳

那是一种默认,那是一种苟同,就象心与心相连,解不开美丽的结。 爱象在心间漫游,抵挡不住美丽的诱惑,就象咫尺就在身边,可还是不敢触摸。 就象有一种潜意识的醒,在加剧你的温柔和多情。

眼望就在身边,还象在千里之外,梦象在构筑,爱也象在构筑,那些显而易见的醒,在按部就班的铺排,从罗列到心间,从漫游到惊醒,只一念之间,就可以搞定,可是出于一种无奈,只有搁浅在梦中,把相思当成爱的背景,在伤心的思念,在伤心的徘徊。

雨打芭蕉的想,漫过枫叶红的心跳。 我是你追逐的风景,是你捕捉美丽的源泉。 说我是山、是水也不为过,因为你的温柔早已穿过我的屋顶,就象美丽的你在塔楼上观望,那美丽初绽时的模样,比相思的云还洁净。

水漫金山的想,只是一个过程,而我不能被你掏空,也不能被你流放。

夜驻金兰的想,总是在加注,我象被拷贝在相思的磁盘上,旋转在梦中的陀螺的想。 没有止境的温柔,没有停止的释放,就象被设定在爱的区域里,无法去剪接,无法去粘贴。

就象在键盘上敲出的画面,栩栩如生般的上演,仿佛你就是我爱的演员,那样的为我演出,那样的为我奉献。

今生能够有你,我就足矣。

我没有任何祈求,更没有任何奢望,只要有你就够了。 我不会谈情色变,我把美丽诚实的一面给你,叫你有一种看不见的温柔,看不见的接触,就仿佛你就在我的身边,那样的若即若离,叫我一个劲的想、盼。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更没有人能把我的爱拉下来,那是刻骨铭心的爱,也是梦里隐约的痛。

相见时难别亦难,在此刻循环的上演。 我象在构筑一个个美丽的层面,在铺排梦的序言。 今夜里的温柔象被风带走了,我很沮丧,又很彷徨,但那雨丝里的想,能把你带回到我的身边来吗?丝丝泪瓣里的痛,象在诉说,那滴檐美丽的想,就象绑定在爱的阁楼上,砸出一夜的想。

今夜无眠,你我都在构筑,也许天边飘起的彩虹会叫我进入止境,而你还是抱着那把相思的琵琶,在雨夜里相思。 枕巾被浸湿是你的梦,你象抱着我的爱在比邻。

也许梦是沧海难为水,而你是沧海梦里的一滴清泪,只有你的美丽,才是我镌刻的美。 就象芙蓉落尽天涵水,你是我寻找的一滴。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也没有人能够拦住我,你是我的浪漫,是我一生一世的红颜。

我不能没有你,缺少了你,我就象失去了生命,无法活下去。

你是我的虞美人,是我北方一枝春色的梅,永远扎根在我的心底,是那般的疼。

锦衾今夜梦,你是我的烂漫,落花无尽,你是我爱的源泉。

小雨芊芊细细,杨柳婀娜多姿,鸟声人不语,梦断蓝桥深处。 邂逅相逢,千里共婵娟的美梦,应验而生。 听几片梧桐花儿醉,袅动今夜的醒,灯火阑珊处,不见凝眸璐儿影,我心很凄迷。 花前柳下,昼夜不停,象霜凋岸草,盼璐影归期。 象垂杨堪揽结,掩红泪,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

情切切,望地远天阔,哭璐影,似雨露缠绵。 解不了的答案,完结不了的相思。

一夜苦雨,一夜相思,成殇,成恐,无以言表。

爱就象初恋的迟到,叫你一个劲的想,一个劲的盼。

美丽总是在眼前,那样的栩栩如生,那样的显而易见。 在心里默认,在爱里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