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小民的尬舞与高知的控诉
2019-07-12 / 来源:本站

小民的尬舞与高知的控诉

  这两天,海南大学一位老师闯公交车道被不怎么文明执法的警察处罚,被围观的媒体曝光。 他写了一封长信,控诉警察,控诉政府,控诉媒体。 觉得这老师真厉害,毕竟是文化人啊。   不禁想到前段时间,也是海口一位骑电动车的市民,被交警拦下后,在辩解无效的情况下,在椰城大街上出现一段魔性的“尬舞”表演。   同样违章的场景,小民选择了“尬舞”,高知选择了控诉。

所不同的是,在电动车市民违章里,我没有看到或听到交警有什么过错的成份。

而大学老师的违章中,却从老师的文字里感到政府、交警、媒体都有问题。 小民被拦,想都不用想,就觉得自己违法了,猫抓耗子的游戏,认栽认罚。

而高知被拦,却尽以运用平生所学,从多个地方找出执法存的的毛病来。

比如,设置公交车道宣传不够,媒体不应该曝光个人信息,政府没有召开听证会等等,这些我是比较认可的。   但是,这位老师也说,现在上班族上下班,大都开私家车或电动车,公交车的大都是买菜的老人,上班族不多不坐公交车。

这样的话我就不爱听。

  按“二八定理”,20%的人有拥有80%的财富,乘下80%的人除掉约30%的中产阶层,至少还有50%的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常人。

这些人收入卑微,月光族大有人在,有些人甚至连买个电动车都要考虑再三,他们都是坐公交车的主力军。

你看每天上班时间,公交车站密密码码的候车人群,就可以看到众多上班一族的生活状况,绝不像大学老师描述的那样,每天可以开着私家车或坐电动车上下班。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为处于底层为数众多的人群开一条“绿色通道”有何不可?给收入不多的打工者一条生活的通道,有何不可?  我还想起数年前,一位农民工朋友的孩子要上小学,找到我帮忙。 我找一位政府人员了解情况,看能不能进哪怕差一点的公立学校,这位公务员说,学位紧张,看有哪些农民工私立学校,少花点钱上。 当时,我内心粗话已经开骂,难道农民工的子女就应该上那些仓库里办的学校?这样不接通地气、高高在上的人盘踞在政府部门,怎么能称为人民公仆?如何为人民服务?  回过头来看,一个老师违章了,确实也暴露出一些环节上的问题,直接给省长写信控诉,如同小民的“尬舞”一样,也是个人的权利,无可厚非。 但为人师表者因自身所处的阶层,就看不到处于底层苦苦挣扎的劳苦大众,实在不该。   在老师违章的前些天,我就看到报纸、杂志、电台连续在报道设置公交车道这个事,老师自己没有看到相关的报道,而过滤性的阅读,就说宣传不到位。

试想,一个国家立了一个法,边远山区的群众可能一辈子也没听说过,能否认普世的法律效力吗?把不为社会所知的事情公开是媒体的责任和义务,媒体对一个明显的违章进行曝光,也是职责所在,侵犯隐私让人怎么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