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天王时代真假克兰沃(十四)欧皇法鲁克
2019-07-12 / 来源:本站

天王时代真假克兰沃(十四)欧皇法鲁克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大魔王赛高!”  “大魔王赛高+1”  “参见大魔王殿下!”  “啊!梅凯莉女神,我也要你这么爱我!”  “直面群星之力吧!”  “神仙箭法!神仙打架!”  卡库路契亚冷笑了一声,对Andrew说:“你不用辩解了,我了解你的真正实力,你肯定不是故意的。

倒是你的队友,动不动就让人掉包了,你该不会也是一个西北货吧?”  Andrew的脸色当场就涨成了红色。   感觉就好像是经历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一样,白骨雕像的历史使命终于完成了,伴随着维斯康蒂的定位,位于坎布史雷的粒子对撞机开始运行,海量的能量消耗一空,一个稳定的空间传送通道在主位面和冥界之间建立了起来。   “我们赢得了这场战争。

”维斯康蒂非常肯定地说。

  他完全能够想到自家主神的小算盘,但是他对克兰沃的下场并不怎么关心,只要战争获得胜利就行了。

  不过维斯康蒂显然高兴早了。

  真正的克兰沃在和冒牌的克兰沃争夺位面主人的控制权的过程中,一直处于一个五五开的状态,但是此刻,异界的神明突然之间发力,克兰沃被压制,天平立刻向另外一方倾斜。

  在冥界色彩浓烈的斑块状天空,一个黑色的洞口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在洞口的另外一侧,是无数异界大军。   里奥瑞克当年所设立的结节仍然牢不可破,除了下落不明的埃文斯之外,所有的神明都已经无法进行位面旅行,包括异界神明,只要力量到达阈值以上,都被彻底排斥,这场战争的胜负,将由到达战场的神明级别以下的战斗力决定。   随着黑洞越来越大,一个山峰状的不明物体从黑色洞口中缓缓移入。   它看上去很慢,但那是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实际上这东西降临的速度非常惊人。

等到它完全从位面洞窟里面移出,全貌也彻底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巨大的软泥怪,随着它的身体收缩、蠕动、一个又一个胶状的绿色颗粒从它的身体中甩出,仿佛下了一场绿色的软泥雨。

  每一个绿色的粘稠团状物都在落地后变成了一个小的软泥怪,有的软泥怪保持着原型加入了战场,有的软泥怪则是直接变形成了他们所熟悉的各种人形生物。   甚至有一个软泥怪直接变成了托尔。 被愤怒的天选之龙远远一个烈焰地狱烧成了灰。

  他们的第一批援军也到了,借由白骨雕像直接降临的班恩的高阶祭祀,屠夫葛兰主教。

  以及坎布史雷送过来的第一批援军。

  黑暗电子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哈里森大师,官方背景故事中的主人公,传奇卓尔精灵弯刀武士崔斯特杜噩登,号称神明以下第一人的先知提德里亚,魔法女神密斯特拉的凡人配偶,传奇法师伊尔明斯特,彩虹之龙亚历克斯,蛛后罗斯的传奇祭祀瑟琳妮主母,幸运女神的选民法鲁克。   主位面最强的战斗力基本上聚集于此。

  传奇们彼此之间都有默契,虽然他们在主位面的关系不算好,有的甚至是彼此仇视的状态,但是此时此刻基本也都放下了敌对关系,联手抗击强敌。   彩虹龙亚历克斯发出一声清亮的嘶鸣,来自龙语的神秘力量加持在友军的身上,所有人的身上都多了十来条随机的强力buff。

  哈里森大师向众人展示了黑暗电子实验室的最新研究成果,他在自己的项链上点了一下,喊道:“变身!”然后他全身上下的外骨骼装置迅速膨胀,在一秒之内,从一个不到一米的侏儒,变成了高达20米,和云巨人体型不相上下的钢铁巨人。 钢铁巨人抬起手臂,对准天上的大山一般的软泥怪,发射。

  一个黑色的小点快速出现又快速消失,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亚当斯看着弹幕一片“这个侏儒来搞笑的嘛?”的声音,反驳道:“并非如此,在老大给提供的资料当中,哈里森是最新崛起的传奇工程学大宗师,他贴出去的那个黑色装置应该叫做重力控制器,附加在物体上,最多可以增加该物体所受到的10倍重力,可以算得上是被遗忘的大陆中的顶级黑科技了。 ”  亚当斯话音还没落,重力装置就发挥了作用,小山一样的软泥怪轰然落下,冥界发生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地震。   黑洞持续扩大,又有各种颜色,但是同样巨大的软泥山从通过黑洞进入冥界,实施入侵,除了幸运女神的选民法鲁克一直在哼歌之外,其他人都开始展现自己惊人的破坏力。   粒子对撞机的功率逐渐升高,每一次被传送进来的人都在逐渐增加,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精锐和军队被不断地传送过来,然后加入到正面战场当中。

  然而黑洞的扩张速度更快。   “我们必须想一个办法,关掉那个该死的黑洞!”法鲁克一直待在维斯康蒂旁边,看着那个黑洞,轻声说道:“你们和我来。 ”  法鲁克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分别是维斯康蒂、卡库路契亚和布雷克还有托尔,想了想,把死眼也一起叫上了。

  “你们几个勉强有资格和我一起去了。

”  “您有什么计划?”维斯康蒂用了敬语。   法鲁克,幸运女神的选民,真正的天选之子微微一笑,说:“计划是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们可能会有用而已。 ”  说着,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漂浮术,漫不经心地向黑洞飘了过去。   卡库路契亚一脸问号:“关掉位面空洞,不是应该撤掉力量来源嘛?我们不是应该判断一下哪个克兰沃是真的,然后击败另外一个,才能让位面空洞消失吗?”  维斯康蒂却摇了摇头:“你不了解法鲁克,对该死的欧洲狗来说,做什么都是对的。 ”  几个队友都是一脸问号。

  然后他们就看到,法鲁克那看起来歪歪扭扭,随时都可能从天上掉下来的漂浮术,竟然真的一路成功地靠近了黑洞。

  在中途,法鲁克被无数异族士兵狙击,然后那铺天盖地的酸液和软泥都没能成功命中它,擦肩而过,擦腿而过,擦手而过,擦头而过,法鲁克躲也不躲,闪也不闪,就歪歪扭扭的一路朝黑洞飞了过去。

  布雷克不再犹豫,开启了不朽之王的永恒统治的套装效果,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劈在新生之矛上,在布雷克的背后编织成了闪电状的羽翼,然后他飞了起来。   卡库路契亚骑上双足飞龙,维斯康蒂用白骨雕像给自己加持了飞行术,死眼召唤了自己的动物伙伴,一个独角兽也跟着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