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悬疑推理侦探武侠小说《潇逸隐》系列原创连载
2019-06-10 / 来源:本站

悬疑推理侦探武侠小说《潇逸隐》系列原创连载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5)  老叫花子嘻嘻笑道:“四弟、七弟你们也来了”。

也不见他怎样动作,已如一股轻烟般掠到农夫那张桌子,稳稳地坐在凳子上,速度极其迅捷,宛如夜空中的流星。   他露了这一手轻功,众人都不禁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敬佩。 就连角落里的黄衣人也向老叫花子瞥了一眼。

  “这老乞丐邋里邋遢,竟会有这么好的轻功”。 玄小星轻声赞叹了一句。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这句话你没听过吗?”曹梦淡淡道:“行走江湖,最不该以貌取人的”。   夕阳的光芒更加耀眼,透过窗子,可以看见天边挂着几段绮霞。

  农夫知道这位二哥爱喝酒,连忙倒了一杯酒,递过去。 老乞丐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抄起油腻的袖子抹了抹嘴,老乞丐嘿嘿笑道:“我等了一天,怎么就你们两个来了,其他人呢?”  “还没见到,大哥约咱们今天见面,估计他们也快到了”。 妙颠和尚说话间,也给老乞丐倒了杯酒,显然对这位二哥很是尊敬。

  “二哥,这些年难道你一直都在做叫花子?”农夫忍不住问道。

  端起酒杯,一口喝干,老乞丐随手拿了个猪肘,啃了一口,嘴上沾满了油花,叹道:“一直难尽,哎,一言难尽”。   瞧着老叫花子,那掌柜的神情变幻,更加复杂。   “好像有人约他们在这里聚会,曹女侠,你看他们是什么道路?”玄小星低声问道。

  老乞丐那身轻功在江湖上已可算上一流的高手,妙颠和尚、和那农夫看样子也是身负绝学,这些人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们好像在等什么人?  曹梦早就注意到了他们,略一思忖,摇摇头:“不好说”。   风声激荡,一阵哗哗的声响,似乎客栈外的白杨树急速晃动,黄叶刷刷落下。 窗外风卷黄叶,尘沙飞舞。   “你们来的好早啊”。

一个女子的声音遥遥传来,娇媚温柔。   她说“你”字时,尚还在很远,说“啊”字时,便已到了门外,这份身法,轻功并不输于老乞丐,在江湖上已是远超凡俗。

  妙颠和尚一拍桌子,喜道:“是五妹”。 老乞丐与那农夫均面露喜色  “还算你们有良心,没有忘了我”。

说话间,一团红影如海燕掠波般飘进客栈,落在老乞丐旁边的凳子上。

  那是一个穿着兰红色衣裳的中年美妇人,长襟两侧用墨丝勾绣着娇艳的几朵芙蓉。 脸如新月,美艳光华,一双秋水盈盈的眼眸,巧笑嫣然,眉宇间十分的风流妩媚。   这妇人相貌颇美,因为擅于保养,虽已过中年,看上去却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妇人与三人亲热地打了个招呼,伸出一双如葱的纤纤玉手,倒了杯酒,双手捧给老乞丐,媚笑道:“别人我不知道,二哥爱喝酒这毛病是不会变的”。

  “还是五妹了解我”。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接过酒杯,一口饮干。

  “五妹,不用你说,我能猜出来这些年你在做什么?”妙颠和尚颇为神秘的一笑。   “四哥,你说说,五姐这些年做什么?猜对了小弟敬你一杯酒”。 农夫微笑凑趣道。   “青楼绿馆,歌舞调情,这是五妹最拿手的,不做妓女岂非埋没了才情?”妙颠和尚哈哈笑道。   周围几人听到这里,都有些想笑,只有强自忍住,没想到这和尚长相粗莽,却颇有口才。

  那妇人啐了一口,杏目微嗔,骂道:“我就知道你这秃驴嘴里没好话”。   “四哥,看来你是说中了,小弟敬你酒”。 农夫笑道,与妙颠干了一杯。

  “老娘做妓女怎么了,告诉你说,老娘这些年红遍洛阳,多少王孙公子、江湖豪客去请老娘,老娘都不爱搭理,老娘这些年的日子过的潇洒、滋润的很”。 中年妇人说着这些话,脸上不红不白,也不怕被人听见,一瞧便知确是在烟花柳巷摸爬滚打的风尘女子。   自从这美妇人进入客栈,玄小星一双眼珠就没有离开她的身子。 这时听她说这番话,肚子里就和猫挠一样,痒痒的,一双鼠眼瞧着妇人放了光。   他江湖为盗,常走青楼妓馆,暗忖:“她在洛阳哪家妓院,我怎么没有会过?”  曹梦见他呆呆的看着中年妇人,“咳咳”,突然咳嗽两声。

玄小星这才缓过神来,脸上发红,便如猪肝一般。   一见到那妇人,老驼子神情更显惊异,呆呆地看了一阵,缓缓走入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