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133章 给江雪送人参
2019-08-05 / 来源:本站

第133章 给江雪送人参

方小宇立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姚茜。

并让姚茜先转十五万块钱周转。

因为熊百万指定了今天就要付款。 他身边没这么多钱。 姚茜爽快地答应一次转三十万,并特意叮嘱了一番,要让方小宇好好验货,以免熊百万心怀不轨搞破坏。

并且要和他签订购销合同,说是万一木耳卖出去以后,出了什么问题,熊百万要负责,有了这个条款声明,熊百万就不敢乱来。

方小宇想想也是便再次拨打了熊百万的电话,把自己的要求告诉了对方。 熊百万稍稍犹豫了后,便答应了。

方小宇起身,朝苗秀花吩咐道:“嫂子,你和友莲随我一块儿去收货,晚些回来时,你安排人在家里分装木耳。

”“好!”苗秀花朝方小宇点了点头,满脸温柔道:“小宇,以后在外人面前你叫我秀花就好了。

嫂子不求别的,只求在私下里,你能疼一疼我。

”“嫂子,今天已经疼了你两回了。 还不够啊!”方小宇笑着在苗秀花的细腰上轻轻拧了一下。

苗秀花嗔怪白了他一眼,撒娇道:“不够,就是不够。

我以后要你天天疼我。 ”方小宇笑了笑,抱了她一会儿,这才有些不舍地出了门去。 方小宇把孙友莲也叫上了,下山后又特意叫上了张秋生的两个女儿,同时还在村子里叫了几名身强力壮的男人前往熊百万指定的地方收货。 熊百万在镇上有一家食品公司,木耳存放在他公司的仓库里。

卖木耳时,熊百万的心里在滴血。 尽管如此,他还是忍着痛,朝方小宇赔出笑脸。

生怕方小宇不要他的木耳。

还有就是怕方小宇在验货的时候,特意为难。

毕竟,他现在没有什么谈判的筹码。 当然,起初熊百万是想黑方小宇一把的。 比如在木耳里头放石头,故意给木耳里洒水等。 但接到方小宇说要签合同的电话后,便打消了这些使坏的念头。 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小宇狠狠地赚自己一笔。

方小宇收货时特别的小心,但也没有意为难熊百万。

“好了,百万。

谢谢你的木耳。

我们先走了。

货款我已经付了。 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方小宇有意笑着答了一句,看到熊百万那笑比哭还难看的脸时,心中无比的开心。

这次熊百万亏得很惨,但方小宇一点也不同情。 他知道,商场如战场。

如果今天卖木耳的是他,熊百万只会对他更狠。

装完货后,方小宇把货卸在了苗秀花家,又请来了几名妇女分装木耳。 没多久,姚茜也赶到了荷花村。

“小宇,你让工人们加快进度。 我想下午就安排送货。

希望今天就把这事搞定,以免夜长梦多。 ”姚茜一脸认真地朝方小宇叮嘱道。 “是!”方小宇爽快地答应了。

下午四点多钟,才将木耳分装完毕。 姚茜和方小宇两人亲自押着将货送到了龙县煤矿。

送完货后,姚美人当场便交给方小宇一张支票:“喏!龙县煤矿那边,已经安排给我们水泥厂送煤碳了。 我们这单生意也算是彻底的结案了。 合作愉快,这些是货款的钱。 上次扣除我的提成后,我应付你64万,这一次扣除我每斤3块钱提成,我应该支付你48万,两次合计是112万,但我今天转了30万给熊百万,所以我只需付给你82万。 ”方小宇从姚美人接过支票后,手都忍不住发抖了。 不过,上次已经接过一张几十万的支票,所以这次没抖多久,便停了。

“姚茜,你是不是给我算多了。

这一次一万五千斤木耳,我从熊百万那里多赚了7万五。

这数我们应该平分的。 毕竟,你也付出了不少。

”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姚茜道。 姚茜摇了摇头道:“如果你心里觉得过意不去,给我一万就好了。

这一次是你自己的本事。

我只是提供一条建议给你参考而已。

另外,我前几次来你家的咨询费,你还没付给我呢!总共给我一万五吧!”“行!我立马给。 ”方小宇当场便点了一万五千块钱现金给姚美人。 来到了龙县煤矿,方小宇自然要去看一看江雪。 所以拨打了江雪的电话。 江雪热情地招待了他和姚茜。 吃过晚饭,姚茜先回去了。 恰逢江雪要回县城,她让方小宇送一下她。 方小宇见江雪时不时便用手捧着肚子,以为江雪来了姨妈,车开得较慢。

车子在江雪所住的小区里停了下来,正要下车,忽见江雪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方小宇关心地问道。

“小宇,我,我有点不舒服。 ”江雪的脸上露出了貌似痛经的表情,手不自觉地落在了自己的小腹处。 “是不是来月事,痛经了?”“嗯!很痛。 ”江雪轻咬着唇朝方小宇道:“你有没有办法。

”方小宇没有回答,直接把手伸向了她的小腹处,江雪开始有点不好意思。

一会儿,便感觉到一股暖流缓缓从下腹处升涌而起。

一股莫名的爽感从心间荡起。

很快,这美人便情不自禁地发出了那种美妙的叫声。 她紧紧地抱住了方小宇。

“小宇!好舒服。 ”方小宇将手势一收,道了声:“好了!”“啊!就没了?”江雪瞪大了眼睛,轻舔了一下嘴唇朝方小宇道:“可是我,我还想要……”“要什么。

我又不是你男人。 ”方小宇有意开玩笑道。 “你说什么?”江雪嗔怪地伸手在方小宇的腰上拧了一下,“讨厌你,想哪里去了嘛!人家只是想让你按摩一下而已。 ”方小宇笑了笑,一把拽起了她的手腕,替她把起脉来。 “你干嘛?”江雪有些惊讶。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想了解一下你的症状。 ”很快,他便皱起眉头朝江雪道:“江雪,你的气血不足,脉象空虚无力。 这正是二十八脉象里的虚脉。

你需要补补气血。 我这里有一盒人参,拿去吧!”方小宇一直觉得亏欠江雪的,便特意把龚灿美带给他的人参送给江雪。

反正这玩意他不需要吃。 而父母亲的体质也不适合大补。 江雪则不同,这丫头的身子虚,正适合用人参补气养血。 方小宇把了脉以后,更加可以确定这一点了。 江雪倍感惊讶道:“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不好吧!”“拿着,这玩意又不贵。 ”方小宇笑着答了一句。

江雪这才小心翼翼地接下了道了声:“谢谢!”方小宇也点头笑了笑:“好了,就送到这吧!”“不上去坐坐?”江雪温婉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