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七百六十章 万历维新 天诛东林司礼监最新章节
2019-07-05 / 来源:本站

第七百六十章 万历维新 天诛东林司礼监最新章节

这旨意?王体乾确信自己没有老眼昏花,但越是如此,他越是读不出口。

因为,实在是有点荒唐。 若不是这道旨意是自己亲自到乾清宫,从司礼监文书房太监刘时敏手中领取,一路妥善保管,专人护卫,密封完整,王体乾都怀疑是不是有人给他把圣旨给调包了。

啥情况?底下跪着的魏公公叫老王这个停顿弄的如猫爪挠心:大伙都等着咧,老王你别卖关子啊!怎么了?魏公公一众部下也是个个一头雾水,忍不住抬头朝宣旨的王公公看去,不明白王公公为何迟迟不宣旨。

“王公?”魏公公隐隐有些不安,抬头小声叫唤了声。

王体乾看看一脸紧张的小魏公公,再看看手中的旨意,腮帮子动了动,然后将圣旨合上,轻咳一声,上前几步,将这圣旨直接递在了小魏公公手中。 “陛下说,让你自己看。 ”老王的声音听着透着几分神秘,这让魏公公先是一愣,旋即惊喜交加:皇爷这是给俺下密旨吗!密旨这东西可厉害了,是圣旨中的极品,所涉乃朝廷最高机密,随看随焚,连一字也不使留存于天壤之间的。

自古以来,能得皇帝交与秘旨的,那一个个也都是国之栋梁,真正的股肱之臣,是皇帝心目中可托付江山社稷之人啊!皇恩浩荡,皇恩浩荡!魏公公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就哆嗦起来,他实不知皇爷为何给自己降下秘旨,但他深知,此道秘旨之重要性比那件飞鱼服还要过甚!秘旨,说明什么?说明你大妈还是从前的大妈,你大爷却不是从前的大爷了!这是无比信任,是将要重用的前兆!公公下意识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大大的可能性。 莫非,皇爷是要咱万历维新,天诛东林?!很有这个可能,因为他小魏公公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把火把东林书院烧了个精光的。 这在没有小魏公公的历史中,那位叫臣下欺的只能躲在宫中发牢骚,以绝食相逼的皇帝想都不敢想的!解恨哪,真解恨呐。

很难说,万历没有叫此事剌激到,脑袋一热,也想东亚共荣,使大明朝上下充满昭和气息。

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是可能!激动难耐的魏公公再也忍耐不住,迫不及待打开圣旨来看,若万历真要维新,小魏公公转手之间就能成袁大头。 圣旨打开之后,抬头赫然就是一行字——“莫要当众宣读”。

字体很是雄伟有力,一看就是司礼监中哪位大珰的手笔。 这也是应有之意,不管圣旨还是中旨,亦或秘旨,从来都不是皇帝本人拟写,而是由学士和内臣来拟的。 魏公公不以为怪,秘旨嘛,当然不能当众宣读。 眼珠子“嗖”的一下就扫向了后面。

然而这一扫,他老人家的腮帮子似叫被人掐了般,无规律的抽动了一下,然后表情凝固了。 纳尼?离的很近的小田微微有些惊讶,不知何事让天使公公如此反应。

曹文耀和郑铎他们也是奇怪,可却不敢探头去看公公手中的圣旨写了什么。 真田的脸比较苦,他所站的位置其实能够看清,天使公公手中那张纸上所写的每一个字,然而,字认得他,他不认得字。 李维和田刚双双糊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咳咳…”王体乾有些尴尬,又有些关心的看着小魏公公:“陛下的意思,小案首可明白了?”“…….”足足十个呼吸,魏公公僵硬的脸方才抽动了下,然后硬生生的吐出几个字:“明白,明白。 ”视线再落在圣旨上时,那脑袋瓜子是嗡嗡嗡的啊。

“朕最近手头有些紧,着内臣魏某暂借朕些,待内库有了进项,朕定归还。 ”这行字和前面那句“莫要当众宣读”并非出自同一人之手,想来,是有人觉得陛下的旨意实在是不好当众宣读,所以特意在前面加了那一句。

“既明白,便接旨吧。 ”王体乾有些同情的看着小魏公公,这事,唉,怎么说呢,皇爷未免有些…有些太不要脸了吧?只这话,只能深藏在心中,一个字都吐不得的。 “内臣魏良臣领旨,吾皇万岁!”魏公公是强撑着,也是强迫自己向着北方长长一躬的,直起腰来,心中那是一个火啊:皇爷啊,您老这是穷疯了还是穷急了!自有皇帝以来,试问还有第二个堂而皇之跟家奴借钱的皇帝吗!没有,绝对没有!“皇爷想来也有难处,这不太后马上大寿了嘛,皇爷想办的隆重些,可内库没钱,国库那边又不可能拨银…另外寿宫那边也要一笔银子,内外军事处处开销,听说福王殿下明年也要归藩,贵妃娘娘想多给些物件…唉,皇爷也是拆东墙补西墙,不到万不得已,又岂会……”王体乾尽可能的将自己所了解的皇爷差钱的情况告诉小魏公公,他希望对方能够体会皇爷的难处。 魏公公没吭声,王体乾说的这些他都知道。 万历是没钱,外朝这边没钱是因为明朝的税收出了大问题,内库那边倒是有各地的矿监税使不时输入,可架不住内外开销大啊。

三大征一打,不但把国库打的见底,也把他万历的私人腰包打的见了底。 这三场战争,没有替明朝换来钱粮的实惠收入,光付出没有回报,国家税收又出大问题,可想财政之困难。

但这不是万历如此不要脸的跟个家奴要钱的理由啊!宫中的大珰那么多,外放的矿监税使、镇守中官那么多,你万历怎么就不给别人下秘旨“借钱”,偏跟他魏良臣借呢?还不是因为,猫闻到了腥么!魏公公敢肯定,寿宁那边肯定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使得万历这个当爹的跟看到金矿似的缠上来了。

不用说,万历肯定知道自家亲闺女伙同家奴小魏通过发行海事债券,募得了数十万两的“资金”。

这笔钱虽然是自家的亲戚们凑起来的,但数量如此之多,又搁在眼皮底下,正缺钱用的万历能不动心。

他当然不好意思直接要了,所以,他是借。

可这一借,有的还么?魏公公心生无力之感,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万历嫖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