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赔偿三万
2019-08-22 / 来源:本站

第一百二十一章赔偿三万

“什么,你就是这么断案的,简直太草率了,这么简单的案子让你办的这么复杂,好好的证人,你居然不给人家饭吃,而且还滥用私刑,苏明全我现在正式的通知你,你的所长被撤销了,现在停职反省,三位小姐现在可以回去了。 网”刘子昌听完了事的经过之后,果断的作出了决定。 “不行,必须把刘大柱也放了,他是冤枉的,我亲眼看到是村长赵黑娃和高大户仗势欺人,冲到人家院子里打人的,刘大柱完全是自卫。 ”胡丽琴站起来掐着小,非常不服气的说。

同时看向他的老爸。 “是,我也看到了刘大柱是无辜的。

”赵雅丽也跟着说:“爸,你一定要为刘大柱做主,他是个老实巴的小孩子呢。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赵子明摆了摆手说:“苏明全,刘大柱的事怎么样了,你刚才不是审问他了吗,事经过怎么样。

”苏明全的所长当不成了,一时之间把刘大柱都恨到了骨头里,着牙齿说:“众位领导,虽然我在这件事上有些轻率,可是我没有对三位小姐用私刑,而且刘大柱的确有问题,他不但打人,还调戏我们的女警呢!”“哦,那么这件事就严重了。

”刘子昌点了点头说:“你先说说,用私刑的事吧,为什么胡小姐脸上会有伤呢!”“这个我也不知。

”“那么监控器呢。 ”刘子昌说。

苏明全心想,娘的刚才我让人把监控器全都给关了,谁知这丫头脸上怎么会有巴掌印呢,这是咋回事儿呢。

“那个监控器今天坏了,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儿。

”胡三星拍着桌子站起来:“姓苏的,你痹的,你不知老子是什么人吧,老子一定要告你,让你倾家产,你给我当着吧,我要让你蹲监狱,等你出了监狱,嘿嘿,你走着瞧吧,老子跟你没完。

”胡丽琴脸上的巴掌印是她自己打出来的,当时他的想非常简单,就是要让老爸看着心,只有这样才能救刘大柱,为了把刘大柱救出来,别说是打自己一个巴,就算是掉两颗牙都不心,哼。 “就是他打我的,他还狡辩,狗所长,哼。

”胡丽琴叉着小,一边说一边哭:“大柱还是个孩子呢,他那么老实怎么会调戏女警呢,再说你们的女警都是吃饭的呀,不会反抗呀,她们不都是会格斗嘛,怎么会被刘大柱欺负呢,你最会胡说八了,里一句实话也没有,狗所长,呜呜”“滥用私行的事就到这里吧,我一定会严肃的分苏明全,苏明全,我看你这个警察也别当了,而且我要拘留你。 ”刘子昌说:“至于你说刘大柱这个小农民嘿嘿,居然敢再派出所里调戏女警,这话连我也不信,这样吧,你把刘大柱和女警全都到这里来,我亲自问问他们吧。

”苏明全一听,的,完了,这下子前途全都完了,不过没关系,老子不好过,刘大柱这个狗杂碎也别想太好过,老子一定让他跟着一块死,老子蹲拘留没关系,大不了几天就出来了,老子让你去蹲监狱。

苏明全出去了一会儿就把廖丽珍和刘大柱给找来了,两人老老实实的站在会议室的前方,站得笔直,尤其是刘大柱故意装的很木讷,像个老实巴的农民似的,其实刚才楼里发生的事,他和廖丽珍全都听到了。 “你就是那位女警!”刘子昌一看这小警花长得这么漂亮顿时咽了口唾沫,但是当这么多的领导他还是表现的一本正经。

“刘局,我廖丽珍,我是这里的民警。

”“那好,你说说这个小农民刘大柱是怎么调戏你的,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调戏你了。

这么多的领导都在这里,可不许说假话!”“什么,调戏!”廖丽珍愕然:“调什么戏,刘局您说的话我听不懂,您能再说一遍嘛,谁调戏谁了,我没接到报案呀!”刘子昌瞥了一眼苏明全,说:“刚才你们所长说,你在审问小农民刘大柱的时候遭到了刘大柱的调戏,有没有这回事儿!”“什么,我在审问嫌疑的时候被调戏,这,这,这是什么话,这简直就是往我上泼脏,我可是有丈夫的人,这也太瞎说了吧。 所长,你怎么能这么胡编乱造呢,这让我以后,呜呜,还怎么有脸见人呀。 ”廖丽珍居然捂着小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哎,小廖,你这是怎么啦,咱们不是说的咳咳,你再想想!”苏明全一个劲儿的冲着廖丽珍使眼,廖丽珍全当没看见。

“廖丽珍,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别哭鼻子,有什么事说出来,好好的说!你审问人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刘子昌看着苏明全气不打一来,心想,我当初怎么瞎了眼,让这么个傻笔当上了所长呢。

“刘局,呜呜,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还有,我审问刘大柱的时候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都很正常。

只有一点不对劲儿的事,我发现刘大柱本没有打人的事实,而是被别人给打了,这是他的笔录,各位领导看看吧。 ”刘子昌等人看了看笔录,脸上都出了嫉妒不悦的神。

马步的拍了桌子。 赵子明气的脸都红了:“刘局长,这就是你管理之下的派出所嘛,让这么一个素质这么低下的人来当所长,哼,这件事,你觉得应该怎么理,你说吧。 ”赵雅丽嘟着小说:“必须要还给刘大柱一个清白,不,必须要赔偿,还有胡丽琴,你们凭什么打人!”刘子昌不是个傻子,其实他也是个老油条,而且贪的也不少,平时把领导的马匹拍得山响,总是希望在往上一点。

这下子可倒是好,让苏明全这么一闹,市委组织部知了,县委书记也知了,自己还往上怕个呀,不他娘的摔下来就算是好事儿了。 “两位领导,事我都已经明白了,我想,先把苏明全拘留起来一个月,不,三个月,不,刑拘半年吧,因为他的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 另外刘大柱受到了冤枉应该让村长和高什么的,给他歉,并且赔偿他医费一千元,算了三千元吧。 还有,村长知没有以作则,也拘留一个月,至于高大户,罚款五千元免于刑事责任。

至于胡大小姐嘛,这个事有些难办,您看”他把目光投向了胡三星。

胡三星没说话,旁边的李发财,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我看,我还是写一篇专题报,发到人民报上去,我和人民报的总编还是有一些的,最好让‘焦点访谈’也来采访一下,我通知一下他们的编导,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在英的报纸上刊登一下,毕竟我女儿也是英公民吧,受了待总不能不闻不问。 ”“哦,yes,yes!”两名老外听了之后连连的点头,并且冲着李发财竖起了拇指,立即咕噜的说:“我们英人是不好欺负滴!”“别别别!”这下连赵子明都害怕了,我草,要是在他的治下,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连他娘的英人和焦点访谈都知了,他往市里当官的梦想怕是一下子成为了泡影了,必须赶快制止。 “刘局长”赵子明拍着桌子说:“除了我女儿之外,刘大柱、胡丽琴、李香君,每个人赔偿三万元,谁的事儿谁就赔钱,你们派出所也要拿钱,我告诉你,这钱,三天之内必须要拿出来,不然的话我就撤你的职!另外马上让赵黑娃和高大户来赔礼歉,然后把那个狗村长给我撤了,这事儿我去办,让他去拘留所里呆着!”胡三星嘿嘿一笑:“痹的,小b所长,老子可不缺你那几个钱,老子吃一顿饭都不止这么多钱,老子今天就是要整你,你等着,这事儿还没完呢,敢打我的女儿,我让你一辈子倒霉。 ”李发财点了点头:“这样理还差不多,女儿我们回家吧。

”跪求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