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读《白夜行》有感:笼鸟·纸鸢
2019-07-20 / 来源:本站

读《白夜行》有感:笼鸟·纸鸢

  笼鸟·纸鸢  ——读《白夜行》有感  金山中学高三10班吴双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

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东野圭吾《白夜行》  初读《白夜行》便被情节安排、时间线索等艺术方面的成熟老辣地处理夺了眼球,反倒将主角两人的纠葛忽略。 再读时我注意到了细节,随着情节的展开,随着细节的注入,一场跨越了半生的隐秘爱恋就这样细腻地铺陈在眼前。

  唐泽雪穗和桐原亮司,他们生活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无法退缩——明明是相爱之人却各执他手,明明是相守之人却彼此陌路,每一条稍露甜意的"羁绊"后都仿佛溢满了黑泥,稍不留神便会葬送彼此的未来。 这是一个无望的故事,可东野圭吾就在这样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拉出了一道光,杯水车薪的希望就如同吊在死刑犯头颅之上悬而未决的砍刀,明知无望却仍禁不住内心的乞求。 透过这两个人来看世界,人类便是这样,连缥缈脆弱如蛛丝般的希望都要紧抓不放,更何况是那么温暖的手。 如此看来,那看似孑孓独行的桐原和雪穗,在世人看不见的黑暗的角落,他们那双紧握的手却从未分开过。   "我的天空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并没有太阳那么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凭借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  这是雪穗的自白,又何尝不是桐原的。 他们互相成为了彼此生命中的那道光,每逢绝境对方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力量。 只是命运可叹,那个渴望在阳光之下彼此牵手的单纯念想未曾实现。

他们拥有美好的开端,青梅竹马般纯真陪伴,他们共享一份心照不宣的守护与偏袒,若未曾遭遇现实,那些单纯幸福的守望与念想都将一一实现吧,但现实步步紧逼,纵使心细如发、步步为营地抗争也难逃宿命中的悲剧。

  桐原在生命中最后那刻选择了亲手解开这份缘,以自己的死亡救赎雪穗。

桐原背负着原罪揽下了所有阴暗中的复仇,为雪穗清理出一条"光鲜纯白"的晋升之路。

在他眼中,雪穗便是那不慎误入囚笼的雀,被他的父亲束上了"背德"的镣铐,不得挣脱。 纵使雪穗于囚笼中羽翼渐丰,甚至吸引了很多人争相逗弄,勾得许多人愿做裙下臣,桐原却直面着雪穗灵魂中那片巨大的空洞不安,看得到她纯白的背影中的暗涛汹涌。

那条污浊的锁链缠绕着彼此紧握的双手,日光无法到达无法驱散那不尽的阴暗。

现实已等不到日光的垂怜,在亲手将剪刀刺进胸膛的那个刹那,他裹挟着两人面对的所有污浊推开了雪穗翻身坠入泥沼。   雪穗之于桐原是微弱却不灭的救赎,离开那作为囚笼的一切,包括罪孽深重的自己,她将重获自由。

她能忍痛撕去每片不洁的翎羽,换上自己再也无法守护也不必守护的全新模样。

()无论未来如何发展,都不会比过去更糟糕了,他如此坚信。

  面对桐原的舍身成全,雪穗除了装作冷漠地离开之外,就连流泪也不被允许。 于是,雪穗的生命终于迎来那迟来的漫无天日的黑暗,这一次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她也失去了支撑她翻盘的勇气。   就如纸鸢,精致脆弱,乘着那阵风便飞上了那样高的天空,给人只要离开那道线便能冲破云霄的错觉,众人都道那道线是束缚,可只有纸鸢自己知晓若失去了那道线它便只能随着风无凭无依地飘荡,忽高忽低终不知归处。   伴随着桐原的死,不仅光熄了,而且魂去了。 无论是暗无天日的梦境过往,还是转瞬即逝的寂寞温存,都融进了满地猩红,拾不起来,也无法回头拥抱。

雪穗只有孤单地在这余生的黑夜中游荡着,扮演着别人眼中的白日。

  作家总是喜欢这样:将美的事物砸碎了,让我们在破碎的世界中艰难地拼凑出零碎的美好。   【点评】  如同《白夜行》一样,读后感的文字唯美而引人,可见小读者在用心想象着《白夜行》的作者东野圭吾为我们描述的唯美世界——两个人抑或无数人的相互爱恋、相互救赎的故事。 那故事哀而不伤,那故事碎而完美。

  该读后感边叙边议,娓娓道来,并用形象的比喻,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悟,形象而恰当;在叙述的同时,且道出了对《白夜行》的独特领悟:牵引纸鸢的那道线不是束缚,而是牵挂;不是限制,而是呵护。

白天与夜晚,谁能说得清哪个更温暖。

文章由梦幻文章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