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本以为来日方长,结果错过竟是永远
2019-07-05 / 来源:本站

本以为来日方长,结果错过竟是永远

文/一尺素微信公众号一尺素199701抱起桌上最后一摞书时,眼睛热乎乎的。

不是忒讨厌这的学习环境么,真的要离开了,还真有点难过。

“我帮你拿。 ”李若冷冰冰地夺过我手中的书,往门外走。 他步子快,我慢跑才跟得上。 走廊上空无一人,李若突然停住,转身,我差点撞进他怀里。

“鹿果果,做我女朋友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又重复了一遍:“做我女朋友吧,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努力考大学。

”作为班长的他,我以为他会拍着胸脯保证,鹿果果,你永远是高一3班的同学,3班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沉浸在被踢出班级时愤懑中的我,无法思考这突如其来的表白。 是的,我拒绝了。

上帝关上了我在尖子班的大门,又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而我,亲自把这扇窗给封死了。

对,是封死了......我记得那天阳光很足,额头不时冒出一排细汗。 可我的心很冷,还带着,恨。

02认识李若是在选班干部的班会上。 班主任点名李若当班长,其他的干部由李若组织竞选,然后,班主任就离开了。 李若站在台上,熠熠发光,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整间教室,能让班主任点名当班长的人,谁都不能小觑。 而我,只是坐在台下双手撑着下巴,抬头痴痴仰望他的其中一员。 我们之间的距离一开始就隔了个银河系。 尖子班的学习节奏相当快,短短两周,我感觉力不从心了。 李若这个学习“变态”下课总喜欢找我身边的同学玩。

我心里那个恨啊,我连上厕所都是憋不住才去,他们竟然有大把时间挥霍。 更可气的是成绩都比我好,难道不是在拉仇恨么?李若翘起二郎腿,身体摊在我同桌的椅子上,仰头和男生们讨论游戏中的术语,右手不经意间搭在我的靠椅上。 我正努力集中精力,眼睛瞪的贼大,对作业本咬牙切齿,恨不得吃进嘴里。 他突然窜到我身旁,夺过我的作业本刷刷两笔写出解题的精华,他的动作自然流畅,毫无破绽。

他是班长嘛,同学之间相亲相爱,帮助解答题目很正常啊。

后来,我们小组人员大换血。

他下课还是只来找我身边的同学玩,我才隐隐感觉事情不简单,心里暗中窃喜。

他分明是在肆意接近我好么?处于青春期的阶段,我们不敢有太多接触,怕一不小心流言蜚语砸面而来。 03数学老师在月考后实行一对一辅导。 由成绩排名前23名自主选择后23名同学辅导。

毫无疑问,李若选择了我。 他名正言顺地成了我师傅。 “师傅,这个不会解?”“师傅,这个公式怎么推来的?”李若很享受这个尊称,一本正经坐在我同桌位置上,低着头,吧啦吧啦讲一堆我似懂非懂的解题步骤。 他的呼吸落在我脸上,一股热气传开,我的脸不由通红,不敢抬头看他。

“咳……懂了没?”李若讲得口干舌燥,他喉结动了几下,咽了咽口水。

“好像懂了。 ”“喏,自己做一遍。

”他把签字笔递给我,我只好努力回想他刚刚讲了些啥。

在尖子班,压力山大,通常晚上12点了,教室还大有人在。

有次学到很晚,和李若一同回宿舍大楼。 路过操场几乎看不到人影,夏夜的风缓缓吹过,虫鸣声充斥整个校园。

月光下,两人的影子离得很近。 他的身子向我这边倾斜,手背不经意碰到我的手背,一触就离开。 一股热流顿时从脑袋散发至全身,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真想一股脑跑到宿舍,把头蒙进被子里,又渴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他撇开脸,没有说话。 周围黑乎乎的,看不清他害羞起来是什么模样。

时间过得飞快,由我设计完成的外墙报排名年级第一。

我正高兴着,班主任拿着流动红旗进教室站在讲台上,意会深长地瞥了我几眼后,支了支红旗,说“这个我不强求,但学习是最重要的,不能忘了主次。 ”他的话犹如一盆冷水从我头淋到脚趾。 另些同学,顺势望向我,露出蒙娜丽莎般的微笑。 此刻,那份荣誉在我眼里更像是一份耻辱狠狠钉在心头,似乎说:外墙报设计得再好有什么用,学习差得要死。 下课后,我越想越生气,闭着眼,趴在桌子上,恨不得把头埋进去。

直到李若揉了揉我那乱糟糟的头发,我才坐起。 “别难过啦,来,师傅给你的奖励。 ”李若递给我一杯芒果汁。

“谢谢师傅。

”“你设计很棒,以后肯定是个优秀的设计师。 ”看着李若一副认真安慰我的模样,他似乎是我处在黑暗中的一束光,努力为我照亮脚下的路,不至于被黑暗完全吞噬。 转眼期末来临,大家都很慌张。 因为下学期按排名分班。

即便是有成绩贼好的师傅也没能拉我逃离厄运,当然,有十来个同学为我做伴。

04李若向我表白时,我心里有不甘和愤恨,同时,还有深深的自卑。 那么糟糕的我怎能配得上顶好的他。

我去了高一4班,与3班一墙之隔,完全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拒绝李若后,他再没找过我。

下了晚自习,我同往常一样留在教室看书。

有题目不会写,习惯性往身旁一瞥,正想叫一句师傅,却发现空无一人。

路过他们班,没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也对,若不是因为我,他压根就不需要每晚留教室这么长时间。

4班的学习环境比较轻松,老师讲课很仔细,照顾到每位同学。 我的成绩开始刷刷往上升。

月考时,全年级成绩单上,我的名字离李若的名字近了一大截。 分班后,我和李若很少见面。 偶尔在路上碰到,“师傅”还没从喉咙冒出来,他已经走好远了。 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有份异样的感觉笼罩心头。 周一升国旗,李若和文科班一女生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前发言。 丑不拉几的校服穿在他身上,依旧挡不住散发的帅气。

他站得笔直,左手摊开演讲稿,右手握着话筒,一个又一个字从他嘴里蹦出,犹如跳跃着的音符。 他发完言又将话筒递给那女生,他看向她的眼神,竟那么熟悉,曾经,他不也这样温柔地望过我么。 他们台上的发言,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那双俪影深深扎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为了能拉进两人间的距离,我拼命学习。

这份距离很近,曾经触手可及。 可又好远,我怎么努力也显得微不足道。

此后的大考,我和李若的名字越近,我就越发期待能和他坐在同一间教室,呼吸同一空间的空气。

下课能赖在他身边,发出惨叫声:“师傅,这道题太难了?”可惜,直到毕业,也没等到再次分班的机会。

有些机会,错过了就是没有了。 高考最后一天的散伙饭在餐馆大厅,李若他们班在隔壁,就隔着半堵墙,一举一动清清楚楚。 大家口口声声喊着解放了,心里却满是不舍。

男生开始狂喝酒,有些女生背过身去揉眼睛。 突然一对情侣手牵手走到老师跟前敬酒,老师嘴里骂着“你们这么鬼嘞”,而后又开始祝福。 一对又一对情侣轮番上阵,3班同学也暗头涌动。

我瞥了李若一眼,他正独自喝闷酒,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从来不喝酒的我,猛得灌几口啤酒,呛得眼泪直流。 散伙饭接近尾声,一个个结伴回家。

走之前看了李若一眼,他的右手搭在同学肩膀上,低头说着些什么。 从那之后,我再没见过他......联系方式微信号yichisu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