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慢慢地推开那扇隔世的窗
2019-07-05 / 来源:本站

慢慢地推开那扇隔世的窗

  春深时节,一瓣落地的花对着温热的泥土,诉说着冰凉的思绪。

曾经缤纷的憧憬,只在一绺风的眨眼间,成为一枚远方的疼痛。

云无言,叶无语,鸟的鸣啭一惊,就醒了季节的轮转。 男人的心思,质感,纠结;女人的翘望,缥缈,迷茫。 雄性的桃园,在原野,在高天后土;雌性的心仪,只有一朵,在曼妙的想象里。     时光吹皱一池的思念,月亮把平展的理想沉入水中,人捧上水的无怨,让无悔的人生濡湿了情的枝头,爱的惶惑。

佛经有载,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春深处,一脉目光很怀旧,人拥一胸的岁月,加长了光阴的思索。

时间骨感,忧伤婆娑,佛在落花的飘飞里也依然救不了他乡的梦魇,到哪里都是驻足的漂泊。 岁月的歌谣唱红了遍地的罂粟,浓香下,男人的果敢苍茫了一世的企盼,女人的柔情饮尽了月光的朦胧。

    季节的经卷承载轮转,人追求的历史,蛇一样爬行在时代的痛苦里。 黑白人间就在睁眼闭眼间,眼睁开,扮红脸,眼一闭,现黑颜。

心事颤抖,筛落一地的无着。 存在为哪般,消失为那般?    物是什么,情是什么,大地打不开一生的草长莺飞,,谁躲进了山坳寻找前世遗落的梦。

无力拾起真爱的回眸,也没有勇气再碰触伤痕累累的曾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能让自己脆弱成一个虚妄的等待,悲哀着那早已弄丢了的自己。 不知道黄帝陵前的那朵勿忘我到底和庶民坟茔旁的摇曳有什么异样,花姿盈盈,讲尽了殊途同归的格言。

    抓在手上的,烧身,攥在情掌里的,伤心。 你来我往,不为别的什么,专为赶赴尘世一场繁华的约会。

男人,是累人;女人,是苦人。 今生的期许,还在等待着明年的春暖花开。     季节将自己站立成一棵苗,瞭望望着鱼和鸟的童话;人伫立在时间的门外,望山,是山,望水,是水。 花瓣凝视的枝头,已落满了光阴的醉意,昨夜花开的动听,喜悦了谁的去与留。 谁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情和爱从来就没接受过。     理的思维很坚硬,情的爱意很柔软;理性时常很冷峻,情性通常很温暖。 月光和阳光相互依附,相互排斥,胶着了昼夜的清醒与迷濛,阴阳的婆娑,扭动着红尘所有的疼痛。     拼搏的,不可到顶,高处不胜寒;低处的,不能驻足,落后是要挨打的。

似乎活着,就有一魔圈,被做了手脚,套在人的头上,诅咒着生生世世的男人和女人。 冷静的骨气把自己纠结成四季下的一抹绿,带血的念想总在低洼处高声祈祷。

今生的相遇,是缘分惹的祸,管它是福还是灾。

    未来的期望,一直像把刀,悬在人的头上,当岁月的殒声一起,未是何时,来是何月。 流年在时间的手心发汗,本能的痛在人的心头轻颤,牢记的责任绿荫不了淡忘的悟性,苍茫天地永远巔荡着莫测的寓言。

历尽命运的沧桑,男人和女人还要拼命,还需挣命,称其曰为坚强。 昨夜的那场风,那场雨,落荒了大地的盼头,落荒了烟火人家的晚炊,那爱在阴湿的地方,依然茂盛灿烂。

    烟雨的责问,很诗意,男人同女人在时月的门前将自己望成了一对无血的疤痕。 拿得起,是本事,是计谋,是生存;而放得下却需要的是修行的抵达。

雨水再大再猛,也洗不掉身上的尘念。

俗事够累,人照旧疲于奔命。 独辟一块儿静地,在内心,悠然地啜饮岁月的清香,一个人,轻轻地把时光的笑音斟满,在佛堂,在凡俗,沉沉地想,天长还是地久。

光阴转身,那扇隔世的窗,慢慢地启开,在天涯,在海角。

    文/林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