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刘同:熬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2019-07-25 / 来源:本站

刘同:熬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在他的文章《谁的青春不迷茫,其实我们都一样》里,有这样一段描述:他参加职来职往的录制,把要说的话都写了很多在纸上,因为内心紧张,害怕说不好;第一次签售会,他给几十个朋友打了电话,东扯西扯聊很久,就是想让他们第二天来现场凑个数,他怕没人来;公司让他代表员工做会议发言,开场前他来回背了40多次,发完言因为太紧张,肠痉挛躺在车里3个小时痛的死去活来;《谁的青春不迷茫》出版时,编辑说你觉得销量会不会好?他害怕会卖不好,主动建议可以少印一点。 没想到,3年后,这个系列的书卖了超过500万册……有倔强的一面,也有少年的敏感:我觉得自己不行,怕丢脸,怕做不好,怕被人嘲笑,怕没有人关注。

每个人生来,身上本就是矛盾的结合体,当然他也是。 但能怎么办,既然选择了,就只能风雨兼程。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和那个好强的自我作斗争,随着自己的变强,才终于慢慢达成和解。

一如他在《你的孤独,虽败犹荣》里所说:你的脸上云淡风轻,谁也不知道你的牙咬得有多紧。 你走路带着风,谁也不知道你膝盖上仍有曾摔伤的淤青。

你笑得没心没肺,没人知道你哭起来只能无声落泪。 要让人觉得毫不费力,只能背后极其努力。 我们没有改变不了的未来,只有不想改变的过去。

没有什么成功是轻而易举,我们的人生,其实就是在一遍遍验证这个很土却很深刻的道理。 而当你一个人熬过所有,终于有资本云淡风轻时,会忍不住感叹: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别做那只迷途的候鸟想来,从滞销到畅销、在排行榜单名列前茅之前,他已默默写了16年。

从25岁来北京,在光线传媒工作,中间换过超过13个岗位,一路从实习生做到CEO、制片人,他坚持了13年。

他说:我比较用心,比较愿意去尝试去做很多事情。

如今,他更为人所知的,是青年作家刘同这个标签了。

一个涉猎很广,格局眼界都很大的有为青年。 一个面对镜头,淡定从容,自信地侃侃而谈的青年偶像。

谁又能想到,十几年前,他也是领着微薄薪水的北漂,同无数年轻人一样,尝尽了奋斗的心酸和苦累。 聊起他现在的状态,他说:很忙,但是不累。

有明确的目标,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也不断地在传媒领域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从书到影视,一步步制作更多的作品。

比如,他说《我在未来等你》的电视剧,不久后就会播出了,他很期待效果。

也会依靠健身去解压,每天在游泳的时候思考问题。 当自己的生活和职业,笃定、清晰。

最近,他出了新书《别做那只迷途的候鸟》,第一次回观自己的工作经历,把自己头十年的职业生涯感悟做了总结。 其中,他就有提出一个3232法则。

他说,所谓3232,指的是花在一份职业上的时间,三年,两年,三年,又两年。 但这不是指一个人参加工作需要满十年,而是指你对于职场的思考时间:第一阶段的三年(人生规划期),思考自己究竟能做什么,对什么感兴趣。 第二阶段的两年(适应调整期),是明确了自己的目标之后,靠实践去证明自己是否能胜任。 第三阶段的三年(职场炼狱期)是全身心投入一个职业的时间。

第四个阶段的两年(自我突破期),就是总结与重生阶段,利用过去八年的职场累积,开始为下一个十年的自己做职场螺旋上升的规划。 他说,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这四个阶段,没有人能够轻松跳级。 当我们谈及这本书的创作初衷,刘同自己说:想告诉他们,我相信有很多很多路可以走,而不是很多东西是死路。 只是想让大家觉得,原来还能这样呐。

大概就是这样吧,当一个人从追光,到自己真正能发光发热时,他就会格外渴望自己的光芒能够照亮更多的人。 我曾经在错误的路途上跌得头破血流,所以,当我走出那座迷宫,我想成为你的光束,哪怕只是一点点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