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绿蚁新醅酒》伏城聂清河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2019-07-08 / 来源:本站

《绿蚁新醅酒》伏城聂清河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如果人人都有短处的话,伏城短处是最能令人接受的,只是骄傲而已。 这样的骄傲前提还源于他过于优秀,实在太令人好接受了。

当然这些满溢少女心的描述词汇,全是两眼放光的闵亦宁说给聂清河听的。 每当这时候聂清河就会一脸淡定的看着闵亦宁,泼一盆冷水,“可惜了了,你一文科班的,见他一面还挤不过去。

”聂清河她们所在的文重班与理重班相对而立,隔着的一条长长的回形走道,来回说句话就要花上七八分钟。 不到大课间时,通常她再有事也不会去那边的,也太耽搁整理笔记的时间了。

往往这个时候,聂清河还会煞有介事的再补一句说:“邹喻不是跟他一个班吗?你让邹喻安排安排你两呗。 ”邹喻这个闵亦宁的竹马,实在是她的克星。

不仅是闵亦宁妈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还是成天管束她玩耍的人,关键是闵妈妈也很欣慰邹喻帮助闵亦宁功课,觉得这个孩子真是善良又乐于助人,简直是踩坑里才换来的好运气——那个坑显然就是闵亦宁了。 要知道,闵亦宁的哥哥正在常青藤名校就读,而闵父闵母都是双一流大学出身的企业家,全家上下只有闵亦宁这个中上成绩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故而只要聂清河提起邹喻名字,闵亦宁一定会怂,立刻噤声转身闷头学习。 因为前一晚邹喻安排的作业她通常都会拖延,直到聂清河“好心”的提示她。

利用午休时间靠聂清河赶完作业的闵亦宁,一定会趴到桌上叫苦不迭,“啊——为什么傅元寻不这么对你呢?”闵亦宁口中的傅元寻是聂清河的好友之一,还是理重班的学委,上次伏城超过的就是他。 聂清河把头枕到手臂上,她还没有回答,坐在她前桌的班长方知,就撇过头打趣闵亦宁说:“你以为谁都比得上你,商品经济时代了还能有小竹马?”闵亦宁纠结在这个问题上,“那你们俩从初中就开始的交情,这么多功课你相对来说不擅长数学,他怎么着也该帮你补补功课啊。

”既是学委又是学生会主席的聂清河,这时候就会底气十足的纠正她:“我数学不好也能文科班第一。 ”闵亦宁突然撑起头,“你小学时候不是有个邻居哥哥吗?上次去你老家,你外婆不是还问起你知不知道他的下落呢。

”聂清河搭在桌上的手拈开几页草稿本,漫无目的地信手乱画。 课室的窗帘被放下,弥漫四散的昏暗中,还有光线从缝隙里浮动跳跃。 已经过了好一会儿,闵亦宁觉得眼皮有些抬不起来了,她才听到聂清河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低又轻,“他不是我邻居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闵亦宁记得自己大概还回了一句什么话,但是这句话应该随着沉甸甸的困倦,被辗转碾碎在了一张一翕的嘴唇里。

嘟嘟囔囔低声发泄不满的闵亦宁是常态,在午休的教室里,最后会逐渐只剩头顶风扇转动时扇叶与空气摩擦的哧哧声,被这匀速恒定的风吹散的纸张书本,同学们渐次平缓的呼吸,就是聂清河若干个寻常时光中的寻常片段了。 有时候她会有短暂的梦境,光影片段闪回,然后她骤然醒转,再也抓不住那转瞬即逝的片段。

今天也一样,那是个什么样的梦,聂清河从来无法回溯。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