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629,曾萍的感谢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06 / 来源:本站

629,曾萍的感谢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求月票,求推荐票……——————————————————————————以往的正月初一,对王勃来说,都是较为无聊的一天,基本上都是看年前从租书店租的YY小说度过,像《寻秦记》,《大唐双龙传》这种,女主要多,全处全收,满足他自己的YY和精神幻想。

今年的正月初一,他还正在屋头睡懒觉,就先后接到好几通电话,有同学,有朋友,明里暗里的都在问他今天怎么过,是不是出来跟他们聚一聚。 王勃正想答应一处,却见干姐姐曾萍正从衣柜中给他找出新年要穿的衣服,感觉自己去年大半年时间忙忙碌碌,陪这陪那,但似乎完全没有专门陪过身边这位默默付出的女孩,而女孩不仅没有丝毫的抱怨,还一直给他鼓励,让他别管她,别负了他的那些红颜知己们。 如此一想,王勃的心头便是一痛,遂找了些理由,推了所有人的邀请。 “萍萍,今天我们去竹溪公园玩吧。

哪里应该很热闹。 ”王勃穿好衣服后,对正在客厅等他的曾萍说。 “啊,去竹溪公园?是华华姐他们要去吗?”曾萍刚才听王勃正在跟他表姐通电话。

“她们不去。

就我两。

不好不?”王勃说。

曾萍愣了愣,但慢慢的点了点头,抿了抿嘴,小小的脸上很快绽放出两枚圆圆的小酒窝。

王勃开车载着曾萍去父母所在的烟厂小区,吃了一碗“吊颈索”(面条),却没看到自己的继父。

“妈,老汉儿喃?”王勃问。

“你老汉儿吃了一碗面就下乡了,估计是切肖三娃店子上打牌切了。

”正在吃面的曾凡玉道。 正月初一打牌是王吉昌坚持了一辈子的传统,王勃也不觉得有多奇怪,就问自己的母亲今天去哪里耍,要不要他开车把她送到娘家,因为王勃知道,他母亲在四方城里,除了大姑一家,差不多举目无亲,一个人都不认识。

“刚才你大姑打电话来喊我到他屋头切耍。 我吃了饭就准备过去。

你和萍萍切耍你们的嘛,不要管我。 ”曾凡玉说。 王勃没想到他大姑王吉凤正月初一这天会叫他母亲去耍,这可是上辈子从来没有过的待遇。

看来,随着他家的富裕,有钱,很多事情,很多人都变了,没有的有的,不太可能的也变得可能了。

王勃欣慰的点点头,说让自己的母亲放心去玩,中午也勿需管他们,他们找得到地方吃饭。 王勃带着曾萍,在竹溪公园逛了一圈。

人实在太多,人山人海,摩肩接踵,除了人还是人,对王勃来说完全没什么看事。

倒是挽着他胳膊的曾萍却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勃儿,你知道嘛?这是我第一次来竹溪公园哦!”曾萍笑着对王勃说。 “第一次?小时候没来过?”王勃吃了一惊。 “那时候,家里离四方远嘛。 来一次四方都挺不容易的。

”曾萍说。

王勃听了,顿时便想起了身边干姐姐那个比他还要糟糕好多的童年。 王勃停住脚步,看着曾萍的脸,说:“萍萍,那我们今天就好好的逛逛竹溪公园吧。

这公园虽然小,但还是有好几处可以看的景致的。 像‘飞鸣桥’,‘沁园’,‘小南湖’,‘青雀塔’……大大小小的景致,有十几处呢……”接下来的时间,王勃便收拾起前不久那种因为熟悉而导致的漫不经心,陪着曾萍,随着人流,慢慢的参观起公园内大大小小的景致。 一边参观,一边给曾萍讲一些有关这些景致的传说和典故,包括他小时候第一次春游进公园时的各种窘迫与不堪,都给自己的干姐姐摆了摆。 他这么一说,如同当初的梁娅,立刻获得了曾萍无数的同情和怜悯。

女孩咬了咬嘴唇,没说话,只是挽着王勃胳膊的手,却是更紧了一些。

两人在公园内转了约莫两个小时,时间就到中午了。

按照四方这边的传统,正月初一这一天,通常是早上吃“吊颈索”(面条),中午吃“人脑壳”(汤圆),当然也不一定非要如此吃,不过是习俗如此罢了。

王勃和曾萍开着车,在一家开门的小吃店各吃了一碗汤圆,权当午饭。

但光吃汤圆却不感觉怎么饱,还想再吃点什么有盐有味的,却发现开车走了两条街,都没找到一家开张的餐馆。 王勃正气恼间,想着要不干脆杀到表姐家蹭一顿饭吃算了,这时,曾萍就说干脆回家吧,昨天晚上剩了那么多好吃的,不吃可惜了呢。 王勃一想,也是,放着自家那么大几钵“腊的卤的炖的煮的”不吃,还在街上找餐馆,不是有病嘛!回到家,两人亲自动手,热了几个两人爱吃的菜,每人又开了一瓶啤酒,浅饮慢啄,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勃儿,我敬你一杯。 谢谢你,谢谢干爸和干妈,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了。 ”突然,曾萍给自己的酒杯倒满酒,双手端起,对王勃说。

“萍萍,你犯规了哟。 ”王勃笑着冲曾萍说。 曾萍知道王勃不喜欢她对他说谢谢,但是现在,她真的是很想感谢眼前这个这个大男孩一番。

人有了比较才会知道好歹,现在的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没人疼,没人爱,被嫌弃,被毒打,被利用的可怜虫,她也终于有了一个家,一个宛若天堂一样的家。

在这个家里,有她喜欢,关心的爱人,有她尊敬,并愿意孝敬一辈子的长辈。

她关心喜欢的那个他懂她,怜她,爱他,照顾她,将她从地狱和深渊中拯救了出来;而他的父母也毫不嫌弃她,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不论给王勃买什么,都会有她的一份。 “我知道,你就让我犯一次规吧。 我以后再也不犯了。

”曾萍小脸红红的说,举着手中的啤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哈!”王勃温柔的看了曾萍一眼,也拿起自己的酒杯,干了。

中午的这顿加餐,两人吃了起码一个小时,吃得王勃的肚皮圆滚滚,这才宣告结束。 王勃一边拍着自己的肚皮,一边看着曾萍挽起袖子,在饭厅和厨房来回走动,如同一只穿花蝴蝶,收拾着两人前不久的残局。 很普通,很家常的一个画面,却让王勃的心头涌出无限的温馨。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王勃暗自叹息一声,心头甚至产生了一种让对方当自己的妻子,两人就这么心心相印一辈子,白头偕老的念头。 然而,他自己却知道,这种纯粹而又地道的想法,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太过遥远,基本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隆重感谢“九月的七宝”七宝老弟总计18888起点的重赏!恭喜老弟成为《俗人》的舵主。

舵主大人威武!感谢“书友160503102604241”老弟588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风中狼舞,微波徐徐,随人而行,流氓兔2号,书友160713000156965,开心大大土豆,昨天去年,爱非非,长梦?幻生,魔法门wog,俗人VIP群,风影使者,片片黄页,鹏一,我要中大奖啊啊啊,被遗忘的眼神16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