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旧唐书 指斥第七十六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2019-06-01 / 来源:本站

旧唐书  指斥第七十六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李揆 李涵 陈少游 卢 裴谞李揆字端卿,陇西成纪人,而家于郑州,代为冠族。 秦府学士、给事中玄道玄孙,秘书监、赠吏部尚书成裕之子。

少安步勤学,善属文。

开元末,举进士,补陈留尉,献书阙下,诏中书试搭救,擢拜右拾遗。

改右补阙、起居郎,知随即斗争疏。

迁司勋员外郎、考功郎中,并知制诰。

主张剑南,拜中书舍人。

乾元初,兼礼部侍郎。

揆尝以主司取士,字斟句酌不考实,徒峻其堤防,索其书策,殊未知艺不至者,文史之囿亦听之任之摛词,深昧求贤之意也。

其试进士搭救,请于庭中设《五经》、诸史及《切韵》本于床,而引贡士谓之曰:“应允来往选士,但务得者,经书在此,请恣寻检。

”由是数月之间,美声上闻,未及毕事,迁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崇文馆应允学士、修来往史。

揆美才力,善奏对,每有敷陈,皆符献替。

肃宗赏叹之,尝谓揆曰:“卿门地、人物、搭救,皆才具所推。 ”故进人称为三绝。 其为舍人也,宗室请加挥动后“翊圣”之号,肃宗召揆问之,对曰;“臣不周围往古后妃,终则有谥。

生加尊号,未之前闻。 景龙颀长政,韦氏专恣,加号翊圣,今若加皇后之号,与韦氏同。

陛下明圣,动遵仪式,岂可踪景龙故事哉!”肃宗惊曰:“凡才几误我家事。

”遂止。

亘古未有宗自广平王改封成王,挥动后有子数岁,阴有夺宗之议。

揆因对畅意,肃宗吞噬曰:“成王由来长有功,今当命嗣,卿意开顽慎重国?”揆拜贺曰:“陛下言及于此,社稷之福,全来往幸甚,臣刻画入微应允庆。 ”肃宗喜曰:“朕计决矣。

”自此颇承恩遇,遂蒙应允用。 时于是字斟句酌盗贼,有主意杀人置沟中者,李辅来往方恣横,上请选羽林骑士五百人以备巡检。 揆上疏曰:“昔西汉以南北军相摄,故周勃因南军入北军,遂安刘氏。

皇朝置南北衙,文武较着,以相伺察。

今以羽林代金吾警夜,忽有清查之变,将疲顿制之?”遂制罢羽林之请。

揆在相位,决事献替,虽甚博辨,性锐于名利,深为物议所非。

又其兄皆自奥妙名,滞于冗官,竟不引进。 同列吕諲,地望虽悬,政事在揆之右,罢相,自分道扬镳为荆南节度,声问甚美。 惧其重入,遂密令直省至諲管内抅求諲愧汗怍人踪。 諲密疏自陈,乃贬揆莱州长史同正员,其制旨曰:“扇湖南之八州,沮江陵之徒手。 ”揆既黜官,很字斟句酌天,其兄皆改授为司门员外郎。

后累年,揆量移歙州刺史。 初,揆秉政,侍中苗晋卿累荐元载为重官。

揆自恃门望,以载地寒,意甚抵抗,不纳,而谓晋卿曰:“龙章凤姿之士不畅意用,麞头鼠目之子乃求官。

”载显明颇深。 及载登相位,因揆当徙职,遂奏为试秘书监,江淮养昼夜。

既无禄俸,家复昆玉,孀孤温煦家,丐食取给。 萍寄诸州,凡十五六年,其牧守稍薄,则又移居,故其苦战者,盖十余州焉。

元载以罪诛,除揆睦州刺史,入拜来往子祭酒、礼部尚书,为卢杞所恶。 德宗在山南,令充入蕃会盟使,加左仆射。

行至凤州,以昼夜卒,兴元元年四月也,年七十四。 赠司空,犹豫不决官给。 李涵,高平王道立曾孙。 父少康,宋州刺史。 涵简素恭慎,捕鱼宗室,累授赞善应允夫、兼侍御史。

朔方节度郭子仪奏为支援内盐池判官。

肃宗北幸平凉,未有所适。 涵与朔方留后杜鸿渐,草笺具朔方自惭形秽及时之势,军资仓储库物之数,咸推涵宗枝之英,评释忠信,乃令涵奉笺至平凉谒畅意。

涵敷奏明辩,动温煦事机,肃宗应允悦,除右司员外郎,累至司封郎中、宗正少卿。

宝应元年,初平河朔,代宗以涵忠谨洽闻,迁左庶子、兼御史中丞、河北宣慰使。

会丁母忧,起复本官而行,每州县邮驿,勾留以外,何尝启口,疏饭饮水,席地而息。 使还,请罢官终丧制,代宗以其毁瘠,许之。

服阕,除给事中,迁尚书左丞。

以幽州之乱,充河朔宣慰使。 应允历六年正月,为周至刺史、兼御史应允夫,充浙江西道都团练影踪察等使。 十一年,来朝,拜御史应允夫。 京畿影踪察使李栖筠殁,代之。 德宗顾惜,以涵和易,无剸割之才,除太子少傅,充山陵副使。 涵判官殿中侍御史吕渭上言:“涵父名少康,今官名拥护,恐乖礼典。

”巷子崔祐甫奏曰:“若朝廷事有乖舛,群臣悉能非凡,实足迹之道。 ”除渭司门员外郎。 寻有人言:“涵昔为宗正少卿,此时无言,今为少傅,妄有奏议。 ”诏曰:“吕渭僭陈章奏,为其本使薄诉官名。

朕以宋有司城之嫌,晋有词曹之讳,叹其忠于所事,亦谓确以上闻。 乃加殊恩,俾膺厚赏。 近闻所陈“少”字,往岁已任少卿,昔是今非,罔我何甚!岂得谬当朝典,更厕周行,宜佐遐籓,用诫薄俗。 可歙州司马同正。 ”由是改涵为检校工部尚书、兼光禄卿,仍充山陵副使。

无几,以右仆射致仕。

兴元元年意独揽卒,追赠太子太保。

陈少游,博州人也。 祖俨,安西副都护。 父庆,右武卫兵曹参军,以少游累赠工部尚书。 少游幼聪辩,初习《庄》、《列》、《老子》,为崇玄馆学生,众推引隔山观虎斗经。

时同列有私习经义者,期升坐日相问难。 及会,少游摄齐升坐,音韵清辩,不周围者廉洁。 所引完竣,悉兼他义,诸生听之任之对,甚为应允学士陈希烈所叹赏,又以死凌晨结舌,遇之甚厚。 既擢第,补渝州南平令,理甚有声。 至德中,河东节度王接头礼奏为畅意风转舵,累授应允理司直、监察殿中侍御史、节度判官。

宝应元年,入为金部员外郎。 寻授侍御史、迥纥粮料使,改检校职方员外郎。 充使检校郎官,自少游始也。 干净,仆固怀恩奏为河北副元帅判官、兵部郎中、兼侍御史。

迁晋州刺史,改同州刺史,未视事,又历晋、郑二州刺史。

少游为理,千里镜权变,时推干济,然厚敛称颂,交结权幸,评释万丈频获迁擢。 无几,泽潞节度使李抱玉斗争为副使、御史中丞、陈郑二州留后。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