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孔子最冲动最鲁莽的弟子是谁? 春天还能用什么方式来感受
2019-07-10 / 来源:本站

孔子最冲动最鲁莽的弟子是谁? 春天还能用什么方式来感受

  的弟子中谁最冲动谁最鲁莽,谁经常和孔子顶嘴,孔子的众多弟子之中,是比较有特点的一个,对子路的描写,虽廖廖数语,却给我们描绘了一个好勇敏行、敢说敢为的人物。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从我者,其由与。 子路闻之喜。 子曰:由也好勇,过。 我无所取材。

  正是因为子路好勇,孔子才会说能和他一起乘桴浮于海的,恐怕只有子路吧。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 子曰:君子义以为上。 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子路本就好勇,他问孔子:君子是否应该尚勇大概是想得到老师的肯定。

而孔子因材施教,就告诉他,君子应以义为先,无论是君子小人,有勇而无义都没有好处。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 唯我与尔有是夫。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

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

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孔子说: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和子路都明白,老师说的就是子路。

  因为子路好勇,所以他才敏于行,什么事都是说干就干。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对于宰我,孔子说要听其言而观其行,因为他不一定能说到做到。 而子路则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好勇是子路最大的特点,好勇固然有暴虎冯河的缺点,但也有果敢、善于行动的优点。 从老师那里所听闻的教导,子路有的未能做到,他就害怕再有所闻。   子路问:闻斯行诸。 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 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 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赤也惑,敢问。 子曰:求也退,故进之。

由也兼人,故退之。   好勇必然容易闻斯行,闻斯行必然容易兼人。

子路好勇,敢作敢为,因此也颇有侠士的风范,他轻财物,重义气,不拘小节,这样的人谁不愿意和他做朋友  颜渊季路侍。

子曰:盍各言尔志。

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

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 子路曰:愿闻子之志。 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子路,《孔子家语》说子路又作季路,大概是季与子通用。

《论语》中有的作子路,有的作季路。 但在这一章里,一作季路,一作子路,同一章里就有两种写法,是抄错了吗恐怕不应该,这个问题令兄弟百思不得其解。

盍,何不。   本应为:车马衣裘。

无轻字。 后人误加。 皇侃的《论语义疏》云:车马衣裘,共乘服而无所憾恨。

可知正文中本无轻字,今本的皇疏《论语》中有轻字,应是后人依通行本而增入。

敝,败衣也,泛指衣服破旧,后来引申为事物败坏。

伐,夸也。 无伐善就是行善而不自夸。 无施劳:不施劳役之事于他人。

  子路之志,看出其广交天下豪杰的侠义之气。 颜回之志,能看出他德行方面的修为。

无伐善,无施劳。

这个要比子路之志更难实现。 王侯将相能征服天下,却不能征服自己。

而颜回之所志,正是要征服自己。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孔子之志,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这三个之字,分别是指老者、朋友和少者呢,还是指孔子自己呢朱熹将这两种说法都列举出来,说都能讲通。 但毫无疑问,孔子说这句话时,意思只有一个。

若是之指孔子自己的话,则安、信、怀这三个动作,皆是老者朋友和少者所为。

说朋友信任孔子,少者心中念着孔子,这说得过去,但是老者安孔子怎么解释呢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畅。

  所以,兄弟还是赞同另一种说法,三个之分别代指老者,朋友和少者,安,信和怀的施动者是孔子。 老者,孔子使之生活安定,颐养天年,朋友孔子要使之相信自己,信是使动用法。

少者,孔子怀之,相当于怀柔,使之归附于己的意思。

  众所周知,天下有道是孔子最大的志向,而使天下有道是使天下之人如何如何,而不是看重别人对自己如何如何。 孔子在描述他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时说使老有所养幼有所长,也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都是安老怀幼的意思。

所以,这句话如此划分句读更为恰当:老者,安之。

朋友,信之。

少者,怀之。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子路终身诵之。

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这句话,不嫉妒,不贪求,怎会不达至善的境界呢子路听了孔子的话,终身吟诵这句诗,以此警戒自己。 子路穿着一个破旧的棉袍,里面的棉絮都露出来了,即便他与一个穿着高档皮衣的人站在一起,也不以为耻。

正说明他的不忮不求,即便别人穿着比自己华美,子路也不嫉妒,不贪求物质享受,所以孔子引用这句诗来肯定子路。   是道也,是,此也,代词。

道,方法也。 是道,即是子路终身诵之这个做法。 只是时时吟诵不忮不求,何用不臧这句话,还不够,不会做到善。 孔子这是在勉励子路,不能沾沾自喜,满足现状而止步不前。   子路不以敝缊袍为耻,正是做到了孔子所说的士志于道而不是恶衣恶食为耻,这一点真的令兄弟敬佩不已,说实话,我就有一个玻璃心,若是衣着打扮和日用器物之上不如别人,我总觉得低人一等,在别人面前也会很拘谨自卑。

不知道是我天生如此还是后天的经历有关,我想改变这种心理,但很难改。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

言语:宰我,。

政事:冉有,季路。 文学:子游,子夏。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

子曰:不知也。

又问。

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

不知其仁也。

求也何如。

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

不知其仁也。 赤也何如。 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

不知其仁也。   子路虽然好勇兼人,但也有为政方面的才能。 孔子将他归为政事一科,还说他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这都是例证。   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

子路无宿诺。 子路仅凭自己的几句话就能把案子判清楚,说明他言辞简略却又击中要害,因此依片言就能令罪人折服。 由此亦可见其为政的才能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