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九十一章 玉簪剑来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九十一章 玉簪剑来最新章节

大雨砸在两人的竹篾斗笠上,啪啪作响。 陈平安沉声道:“这根簪子很普通,只是普通的玉材。

”阿良盯着一本正经的少年,好像听到一个天底下最大的笑话,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才忍住不笑出声,“你说了不算。

”陈平安额头渗出汗水,但是很快就被溅在脸上的雨水冲刷掉,看着那个男人,问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阿良笑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要死了?”陈平安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很绝望。 因为阮师傅来过,又走了。

而眼前这个男人还站在自己眼前。 阿良还是那个笑眯眯的阿良,斜挎着那把绿色竹刀。 这个男人笑望着少年,不高的个子,单薄的衣衫,结实的草鞋,当然还有那根画龙点睛的碧玉簪子。 如果他没有记错,簪子上篆刻有漂漂亮亮的八个小字。

陈平安嘴唇铁青,颤声问道:“你能不能放过他们?”阿良不说话。

陈平安在临行前一夜点灯熬夜,就尽可能想象所有困境,他不是没有想过,此次前往山崖书院求学,路上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坎,因为光是他的仇家,明面上就有云霞山、老龙城和正阳山三方,无一例外都是山上的神仙中人,却都跟他有生死大仇,所以陈平安很担心因为自己的缘故,连累到红棉袄小姑娘的求学之路。

那天跟李宝瓶说起自己小时候进山的坎坷难熬,并非少年想要诉苦,想要摆小师叔的威风架子,而是陈平安想告诉小姑娘一件事情,就是他们去那座已经搬去大隋的书院,路程肯定比他当年进山采药更远。 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没办法陪在她身边,而李宝瓶又希望去那里读书,只是因为她对自己没信心,那么陈平安希望她能够像当年那次进山,多走几步,走着走着,说不定就走到了。

只不过当时这些话跑到嘴边,陈平安突然觉得两个人才起步远游,说这种话实在太晦气,不吉利,所以只说了一半,就把另一半咽回肚子,改成希望她能够成为第一个小夫子,女先生。

既是讨吉利,也确实陈平安对小姑娘的期望。 阿良笑道:“退一万步说,那根簪子是寻常的文人饰物,也不属于你。

退一百步说,我不相信齐静春郑重其事保存这么多年的簪子,会没有暗藏玄机,例如它其实是一座不为人知的小洞天,或是一块拥有成为福地资质的风水宝地。

如果只退一步说,那就更厉害了,它有可能是一支文脉薪火相传的信物,就像道教三大主脉的掌教信物,一块桃符、一件羽衣和一顶道冠。 如果属实,簪子真是齐静春的先生信物,陈平安,你觉得戴在你头顶,合适吗?”陈平安答非所问道:“阿良,你能不能放过李宝瓶李槐他们?”阿良笑问道:“你怎么确定我答应了你,事后不会反悔?”陈平安的脚尖微动。 阿良双手环胸,笑道:“少侠别冲动啊,咱们这不是正在讲道理嘛,等到道理讲不通了,再动手不迟。

”陈平安默不作声,脸色苍白。

阿良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年,“还真有点像。

”阿良收敛玩笑意味,伸出手,“交出簪子,我不杀他们。

”陈平安手指颤抖。

阿良缓缓说道:“这是齐静春的先生遗物,这也算是齐静春的遗物。

”陈平安抬起手臂,伸向头顶。 阿良笑道:“你亲手折断簪子,我不杀你。 我从不骗人。 ”陈平安突然停下手,深呼吸一口气,一脚后撤,如搏杀起手式。 阿良问道:“你是觉得反正自己死了,我也会放过李宝瓶他们,所以你哪怕死,也要试试看,能否凭本事护住这根簪子?”陈平安一言不发,两步重重踏地,就冲到了阿良身前,一拳挥出。 下一刻,陈平安突然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阿良的身影。

陈平安身体僵硬地转过身,果不其然,那斗笠男人就站在那里,只是手里多了一根簪子。

阿良叹了口气,似乎对那根簪子根本没有太大兴趣,伸出手递给少年,“拿回去。

”陈平安小心翼翼走上前数步,从他接过那根碧玉簪子,刹那间少年只觉得头顶一沉,原来是斗笠男人一只手轻轻按在了他头上,两人肩并肩站立,只不过两人朝向相反。

一直以吊儿郎当面孔示人的男人叹了口气,“陈平安,以后别做傻事了,天底下哪有死物,比人的性命还重要?一定要活下去,哪怕没办法好好活着,也要活着,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大的道理了。 ”斗笠男人拍了拍陈平安的脑袋,抬头望着黑沉沉的天幕,他笑道:“你要知道,不管这根簪子到底有多值钱,意义有多大,齐静春既然愿意交给你,就一定是相信你,所以只要是需要你做出生死抉择的时候,一定要选生,不可选死。

壮壮烈烈而死,慷慨激昂赴死,风流写意去死,可死了就是死了啊。 ”斗笠男人收回手,“齐静春对这个世界很失望,那是他的事情,你陈平安就是你,别学他,你还没有真正见识过这个世界的好和不好。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那是他们读书人的事,我阿良不是读书人,你陈平安暂时也不是,所以……”男人最后也没有说出“所以”之后的原本内容,只是轻声道:“陈平安,相信我的眼光,你将来可以走很远的路,甚至能够比齐静春更远。 ”少年轻声问道,“为什么?”男人手心轻轻摩挲竹刀刀柄,笑道:“因为我是阿良啊。

”两人最终一起沉默走下山顶。

陈平安问道:“那边山坡的两个人?”阿良想了想,“死人?”陈平安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不在这个问题上刨根问底,换了个话题问道:“你为什么不拿走簪子?”阿良嘴角抽搐,哀叹道:“簪子拿到手后,才知道比我设想最坏也只是退了一万步,更不像话,简直是退了几万步,它真的就只是一根破簪子,那我要它做什么?”少年说不出话来。

阿良摇头道:“真正的读书人都穷,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我其实早就该想到的,按照道德林那老头子的脾气,和齐静春的性子,传下来这么根普通簪子才是正常。

”阿良突然笑着转头,“知道吗,你拿走了我一样以为是囊中之物的东西,你知道我为此走了多少的冤枉路吗?”斗笠一头雨水,少年一头雾水。 阿良气哼哼道:“我甚至已经在某个地方,刻下了一个字,但是到头来,等我屁颠屁颠跑来,结果是这么个惨淡光景,所以你要感谢我的不杀之恩啊。 ”阿良自顾自说道:“你要是以后没本事在那里刻下两三个字,看我不削你。 ”陈平安无奈道:“阿良,你能不能说一些我听得懂的话?”“可以啊。 ”阿良哈哈笑道:“我叫阿良,善良的良。 ”陈平安帮他说完下一句话,“我是一名剑客。

”这一刻,阿良嘴角翘起,一巴掌拍在少年肩头,“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平安更加纳闷,“嗯?”阿良已经撇开话题,“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会送你们到大骊边境后离开,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这帮孩子也能够清清爽爽远游求学了,暂时不会再有乌烟瘴气的事情,所以在那之后,你就要自求多福了,能不能带着他们走到大隋山崖书院,之后能不能活着回到大骊龙泉县,全看你自己本事。

”陈平安突然说道:“谢谢。

”从初次相逢,直到现在,少年才开始彻底信任这个自称阿良的男人。 阿良摇头道:“没事,我只是在弥补自己的亏欠,跟你关系不大。 ”很多年前,曾经有一位姓齐的少年读书郎,读书读烦了之后,说想要跟他一起闯荡江湖,那次名叫阿良的剑客,没有点头答应。

男人觉得如果当时自己稍微多点耐心,那个少年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阿良最后说道:“陈平安,你知道吗?”少年说道:“什么?”阿良语重心长道:“以后对我这种绝世高手,要发自肺腑的尊重啊。 ”少年好奇问道:“你打得过朱河?”阿良有些头疼。

觉得这家伙比当年的齐静春更惹人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