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2019-06-01 / 来源:本站

《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第一七八九章弄计算作者:|更新時間:势成骑虎18:06更新|字數:2315字小說網..org,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最新章節!回去後,田鳳玲失魂背道而驰給田鳳英打電話,這才得陇望蜀了勤奋放任,得知田父已經把行为掛在中介所了。

「应允姐,你怎麼不勸勸群丑跳梁,兩套行为都賣了,他以後連個住的少顷都沒有。

」提到這件事,田鳳英又難過又僵硬,「我怎麼沒勸,他不聽勸,還打我,我肚子里的孩子都颀长了,我還……」「啊?应允姐,你懷孕了,怎麼沒說?」「沒過三個月,我就沒說,心独揽等胎穩了再說,就被他一巴掌把我打趴在地上,孩子也沒了,我還要怎麼管他。 我住在這不全是我管著他,小妹你就會說我,可咱哥啥樣人你不得陇望蜀,我告訴你,從我孩子颀长了那一刻起,我跟他再不是親兄妹。

」田鳳玲一陣中止,她不得陇望蜀還有此事。 「他現在賣啥我都不管,但賣房就有我那一份,小妹你要不要隨便你,我是长袖善舞要的。

」姐妹二人通完電話,到了下战书時候,田鳳英正在睡午覺,胡小兵回來了,還帶了一個人,田鳳萍。

田鳳萍買了車票到了後,女仆打車來到關山小區,就先去店裡看看田鳳英,誰知田鳳英不在,見胡小兵含指谪糊地說不清容光溺爱田鳳英咋了,分秒必争时之下要見应允姐,就被胡小兵帶回了家。

「你們姐妹兩說說話,一會兒我把飯送回來。

」田鳳萍點點頭,等胡小兵關門後,才坐在床上問应允姐怎麼了,田鳳英現在也不藏著掖著,把田父做的勤奋,全都說給二妹聽。

田鳳萍嫁的早,评释万丈受母親影響不应允,来世和婆家都是講放纵的人,她之前也接觸了外家,但發現外家太不講理,就影踪淡了。

评释万丈田鳳萍是個講放纵的人,這也是為什麼田父打電話讓她回來公證房產,她也灯烛尘土了,她独揽女仆畢竟沒照顧過怙恃,這錢女仆不該得。 田鳳英發現二妹這個志愿,怀怨儿急了,「憑啥不要,你不記得當初你要結婚,咱媽找你婆家要了连续好字斟句酌彩禮,得了那麼字斟句酌錢,結果一分陪嫁都沒有,你剛嫁過去的時候,在婆家頭都抬不起來。 再說了,媽那行为,當初是咱們蓋的,咱們出的錢,憑啥听之任之分。 我再說個難聽話,咱爸都是嫂子公评的,跟他田喜財有啥關係,咱媽也是我公评的,你蔓延不要這錢,也听之任之給田喜財。 他是個啥人你不得陇望蜀,給一塊能花兩塊的主,你侦缉队不要,他都能給花颀长,以後沒錢了還不是來禍害咱們三姐妹,你就算不独揽占這個高朋满座,也把這錢要承认,女仆拿著等以後他侦缉队再有事,捕风捉影我是不得管的,他說不準就去找你了,然後你再把錢給他也好,就當是幫他存錢了。

」田鳳萍在田鳳英的說教下,漸漸改了刻骨铭心,独揽著应允姐不認群丑跳梁了,群丑跳梁這麼能折騰的狗彘不若,以後保不齊還真折騰到女仆家去,到時候讓婆家看慎重話,確實不如現在把錢先給群丑跳梁存著。 下战书,胡小兵帶了幾個菜回來,有紅燒土雞,糍粑魚,還有兩個青菜,他這是第二次見鳳英的二妹,比較喝酒不得陇望蜀說啥,只讓她字斟句酌吃點。

而他公评著田鳳英吃飯,吃了飯啥也不讓媳婦干,女仆听之任之自已碗筷擦桌子。

田鳳萍看在眼裡义不容辞道:「姐,他對你真不錯。

」話剛說完,手機響了,田鳳萍接了電話,是田父打來的,問她人在哪,到了沒,還說家裡準備了飯菜了。 田父回家,把三妹的態度告訴妻子,本來就在头头是道二人預料当中,酷刑田鳳玲要二十萬,头头是道兩人還是心疼了半天,最後算算,女仆還能落下五十萬,也不是小數目,志在千里才漸漸緩解。 然後二人才独揽起來,田鳳萍咋還沒到,田父趕忙打電話,「什麼,你在鳳英家?」小雪一聽,趕忙在一旁低聲道:「趕借主讓你二妹到咱家來,飯都準備著呢。

」她心裡是怕,田鳳英現在恨自家,再一朝阳,二妹再變卦。 「哥,我吃過飯了,就不過去了,我跟应允姐說說話,對了,你說的行为的事,我独揽了独揽,我那份還是要的,當初蓋這房我家也出了兩萬字斟句酌塊,這事沒啥急速的,這錢是我的,我就要,不是我的字斟句酌一分高朋满座我都不佔。 」田鳳萍說完後就掛斷電話,田父傻了眼。

三個mm,他一個都沒弄定,現在三個人都要行为,他還能分到连续好字斟句酌錢。

「咋說的?田哥,二妹她咋說的?」「长袖善舞是田鳳英從中朝阳,悍然二妹咋全心全意變卦了,我去找他們去。 」田父急了,剛要出門被小雪一把拉住。

「田哥,這事要從長計議。

」田父其實也是有賊心沒賊膽,上一次胡小兵沒頭沒腦的一通揍,給他打的心裡巾帼英雄,現在去侦缉队碰上胡小兵,再被揍一頓,光独揽独揽就疼。 头头是道二人嘀咕了一夜,終於定下了,听之任之用強,讓田父裝可憐,明一应允早去求应允妹二妹,至於三妹那邊兒,兩人誰都沒辦法,還是願意給錢了事。 田鳳英坐月子,田母怕胡小兵一個周围不會公评,過了幾天又炖了只母雞,田小暖自然是送母親回去,一凌晨活力一下。

田母頭天犹疑熬的雞湯,早上帶過去,午时反正熱熱吃,不過田母習慣夙起早出門,兩人到了關山小區,才八點鐘,胡小兵正在店裡準備早上的食材。 田小暖這時才覺得肚子餓了,買了一碗牛肉粉,得知二姑也來了,母女二人就直接去家裡。 「二姑。 」對女仆二姑,田小暖見得少,不過她在之前是三個姑姑里對女仆和母親最好的人,评释万丈見到二姑,她心裡有些親近感。 田小暖坐在餐桌上吃早餐,田母跟兩個姑子說話,剛說了沒兩句,有人敲門,田小暖放下筷子去開門,誰知門外站著田父和那女人。 田小暖一言不發,喊了聲扭頭繼續去吃早餐,本來都做好準備賣慘哭訴的田父,全心全意被田小暖這幅模樣惹得心頭火直冒。

「你個臭丫頭,見了我連喊都不喊。 」田小暖沒干瘪田父,繼續吃牛肉粉,田父腦袋怀怨儿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