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60万字纪实长篇《闯荡》 底层小人物闯荡南方的酸甜苦辣
2019-07-09 / 来源:本站

60万字纪实长篇《闯荡》 底层小人物闯荡南方的酸甜苦辣

  苏浩没注意堂嫂的一脸坏笑,不知道人家是在取笑他,有些似懂非懂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抱着不耻下问的精神接着问:“牛蒙眼干啥子要洗哩?”  这时洗衣裳的婆娘们再也忍不住一起夸张的笑得前俯后仰,差点笑岔气了,二婶看她们这样一时哭笑不得,以责怪的口气冲她们说:“小浩还是个娃娃哩,你们是咋当长辈的,咋和他开这样的玩笑嘛?”  虽说苏浩不懂她们为什么笑成这个德行,但看她们笑得如此淫荡浮夸,这才隐约感觉被她们戏弄了,窘迫的脸色通红赶紧溜之大吉。

  于是‘牛蒙眼’顺理成章也就成了他的外号,他面对着这些长辈们的调侃取笑总是无奈奈何,只能躲远点免得惹上一身骚,自此以后在他心理也留下了阴影,以至于后来看到女人们晾晒的奶罩总是让他想起那个令他难堪的笑话。   可爱的小苏浩闹过很多笑话,上学以后二婶经常给他辅导功课,在二婶这里找到母爱后,更是天天缠着要睡在二婶那里,一家人有些哭笑不得,二婶反而大方的说:“没事,小浩是个娃娃怕啥哩?”  这件事被村里人知道后,那帮碎嘴的婆娘们又抓住一次取笑他的机会,调侃他说:“浩娃子,你恁球小就知道睡你二叔媳妇了,你二叔打你屁股没?”当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以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尽管如此,他还是像往常一样黏着二婶,更容不得别人对她说三道四,一次放学回来的路上,一帮熊孩子又在嬉笑着说二婶是个破鞋,他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抓起一块石头砸了魏二黑的娃子小黑子一脸血。

  后来魏二黑带着小黑子来找他爹讨公道,他爹看他平时跟个闷葫芦一样居然学会打架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怒不可歇拿着编筐子的柳条一下接一下的往他屁股上抽打着,他为了二婶的名声任由他爹生生的把一根柳条抽断,咬牙忍泪倔强的一声不吭。   “这是咋了嘛,把小浩往死里打。 ”二婶挑着水桶还没走到院子里,就听到柳条抽在身上的啪啪声,撂下水桶跑过来把苏浩抱起来,拔下裤子看他屁股上的一道道伤痕,心疼的责怪他爹下手太狠,苏浩见到二婶如见亲娘般,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发泄着心中压抑的委屈。   光阴荏苒,转眼之间他已不再懵懂,终于明白了以二婶这般模样为什么会嫁给武大郎式的二叔了,在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中得知了二婶不幸的遭遇。

  二婶冯雅玲是十多里外冯家铺子冯雪庆的闺女,小时就是个美人坯子,圆润的鹅蛋脸白里透红,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像两颗黑葡萄一样衔在眼眶里,每当冯雪庆和别人聊起这个闺女的时候,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随着慢慢长大越发招人疼爱,她不仅长得漂亮,学习成绩还特别好,老师们也非常喜欢她,当时在镇中学也算是校花了,一到放学的时候,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一群熊孩子献殷勤,当她考上县高中的时候,村里人说这山沟里要飞出金凤凰了,这下更是让她爹冯雪庆高兴的合不拢嘴,尽管是个女娃,冯家人还是指望她将来有个大出息。

  可出人意外的事,后来突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大家都看好的丫头就辍学在家了,冯家人对于村里人的询问不愿多说,后来为了消除众人的疑惑,冯雪庆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读再多的书终究是别人家的人。

对于这么好一块读书的料不让读书,大家心里埋怨着冯家的不是,但是人家的闺女又不好说什么。   二婶在家里一晃就到了18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时就有人向冯雪庆提亲,冯家就把她嫁给了邻村路家庄一个家境殷实的人家,谁曾想不到一年路家突然退婚,一时轩然大波,风言风语在村里满天飞。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冯家丫头好端端的中途退学了,从这些流言蜚语的传言里得知,二婶在上县高中的时候,由于样貌出众学习优异,县里一位有势力背景的公子哥纠缠着要和她处对象,这位公子哥依仗父辈的淫威飞扬跋扈狐假虎威,在学校网络了一批狐朋狗友搞了一个‘斧头帮’,一时天怒人怨,老师和同学迫于他父亲的势力背景敢怒不敢言。

  那时的二婶心高气傲是不会把这些浪荡公子放在眼里的,高衙内似的公子哥看死缠烂打追求不成就色胆包天的强暴了她,二婶这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就此凋谢了。   出了这样的丑事,二婶自然没办法在学校呆下去,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冯雪庆去讨公道,被对方的狗腿子连哄带威胁之后,感觉胳膊拧不过大腿,再说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也不敢往大了闹,为了闺女的名声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吞,在对方赔了一笔钱后算是息事宁人了。

  虽然冯家对这件事守口如瓶,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各种恶毒的传言中,二婶婆家终于听到风声得知内情,就这样二婶被婆家无情的扫地出门,再次跌入无底深渊,她除了哀叹上天的不公,已是无路可逃。

  雪上加霜的是农村好事者多,碎嘴长舌妇更是恶毒,各种版本的传言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她撕裂的伤口搅扯,让她一度神经错乱,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四肢麻木,大脑麻木,神经麻木,麻木的感觉不到悲痛,宛如行尸走肉,听天由命。

  农村人尽管过得穷困潦倒,可都讲究个脸面,谁敢把这个被婆家踢出门的‘二手货’娶进门呢,何况又是那样一个女人,还不得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有这样不堪经历的女人注定一辈是抬不起头的,冯雪庆看闺女整天窝在家里遭人指指点点的非议,难免哭丧个脸长吁短叹,见人矮三分,再也没有以前和别人说起闺女的骄傲了,现在倒变成了他的负担。   二婶娘看闺女在背后偷偷流泪终是心疼,她知道孩子的委屈,但她娘天性胆小没有主见,遇到这天大的事更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付,只是心疼说着隔靴挠痒的安慰话,然后娘俩抱在一起哭得如同泪人。

  预知后事如何敬请关注第002章笨拙寡言终娶亲穷家破业百事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