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心悦君兮君可知-心悦君兮君可知小说
2019-07-21 / 来源:本站

心悦君兮君可知-心悦君兮君可知小说

《心悦君兮君可知》精选:刘靖再次喝得耵聍大醉,大抵是今日心情极好,在下人扶着的时候嚷着道:“去夫人的院子!”扶着他的下人露出了迟疑之色。 “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去夫人的院子!”那扶着刘靖的人是被阮氏收买过,闻言,对着身旁的另一个下人挤弄了个眼色,让他去把阮氏请过来,与此同时也扶着刘靖去沈意茹的院子。

沈意茹沐浴过后,正欲就寝,就听到院子外传来吵杂的声音,仔细一听才听出来是刘靖喊她的声音。

“夫人!夫人!”沈意茹开了房门,问房外的翠浓:“外面怎么回事?”“夫人,老爷喝醉酒了,吵着要找你。 ”沈意茹一怔,为何要找她?以往刘靖贪杯的时候,也未曾想现在这般着急的找她,难不成是今日尉迟烈说了什么?!就在沈意茹怀疑的片刻,刘靖便到了房门前,对着她咧嘴傻笑,口齿不清的道:“夫人,你果真是我刘某人的福星,你旺夫准没错!”刘靖满身的酒气,让沈意茹皱了皱眉:“夫君,你喝醉了。

”刘靖嚷着:“我没醉!我清醒得很。 ”“老爷都喝得这般醉了,还不扶着老爷回阮夫人的院子。 ”扶着刘靖的下人左右为难,而刘靖在听到沈意茹要把自己送回阮氏那里去,把下人拂开,靠近沈意茹,伸手抬起了沈意茹的下巴。

“我今晚要在这过夜。

”那副模样,如皇帝翻牌子一般。

沈意茹略微反感,避开了他的触碰,道:“老爷,妾身身子不适,恐怕伺候不了老……”话未说完刘靖就跨进了房中,忽然的抱住了沈意茹的腰。 “我今晚就在这过夜,谁敢有意见!”所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沈意茹也暗叫不好,正想如何摆脱之时,只听到院子中传来阮氏那娇弱的嗓音。

“老爷~”刘靖一听这声音,顿时浑身酥麻,哪里还记得身在何处,见到阮氏精心打扮出现在沈意茹房门前,眼神便一下离不开了。 阮氏的长相是男人皆爱的,带着妩媚之意,平时装扮娇俏,风情万种,而沈意茹不喜打扮,向来都是一身素裙,脸上无半点胭脂,再加上性子似极了大家闺秀,怎么看都太过于偏于平凡了,激不起刘靖的兴趣。

所以刘靖见到阮氏之时便放开了沈意茹,向阮氏摇摇晃晃的走去。

阮氏也是个精明的,上前扶着刘靖,便把自己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嗓音更是软:“老爷,回妾身的院子可好?”“好好好!”刘靖碰到阮氏娇弱的身子,心神荡漾,连应了三个好字。

这闹剧散了,翠浓却替沈意茹不愤道:“夫人,你看阮氏那人,竟然跑到了你院子中来抢老爷了,她不过是平妻,竟然胆大成这样了!”沈意茹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却觉得要感谢阮氏。 大抵是经过了尉迟烈的事情之后,沈意茹并不想和刘靖成为真正的夫妻了,一是她已不洁,二则是她一想到要和刘靖做和尉迟烈一样的事情,她只觉得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