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喜静望夜空,让心安静
2019-07-10 / 来源:本站

喜静望夜空,让心安静

  抬眸望,景箫瑟,岁月深处尽斑驳,孤旅依旧,身归何处心谁属,逐梦拼搏奔栖处,欲将时光如蝶舞蹁跹,无奈影孤心寂恋霜月。 常将思绪随夜幕放逐,试着消散于心头的惆怅,转身,光阴飞逝,旧痕难觅,终是寂寞,夜清冷静寂,风柔影婆裟,落红纷纷离枝头,凭添悲凄惜花绪。

  行囊空空天涯行,途中,万千美景成过往,牵心撩魂,那股萦纡的愁思,让人时时黯然泪落,梦里仍在,只是暗淡无光。 梦醒的现实,狠狠的把我,抛在绝望的深渊中,梦想被击得粉碎,散落一地。

  烟花,虽是一霎却很美,绚丽过后尽孤寂,流年暗换,人海茫茫,与你相遇,是凭生最美的风景,在每个季节的转角处,为之深深挂牵,只源那匆匆一眼,便刻在了心上,然各奔天涯,许是唯一的结局,盈一腔痴念,却换不来今生牵手,望穿秋水,淡不了痴缘,似水流年,徒留,无尽的思念。

被痴念撕碎的心瓣,随风轻轻洒落,好想,将灵魂深深埋葬,让重叠的痴念,在季节的末端,变成永恒。 无奈凝眸泪盈盈,,独立远望凝成霜。   宿墨落笺,段段心语,都浸染了世俗的风霜与颜色,你的容颜,深深铭刻在灵魂深处,时与梦里,寻找你的身影。 你曾说,相记末相忘,守住,便是永远,是的,我们是为了永远而来,为永远而念,日日夜夜,岁岁年年。 时今,我时忆那份痴缠,执着的等待,终了,没有了终了……  往事如梦,蚀骨忧梦,深夜,笔舞淡墨,心曲落笺,晕染着一径霜寒,在撇捺之间,将忧伤描绘成委婉的诗句,随着灵魂,穿越时空,愿我们能在,流年的渡口,花前月夜携手与共。

琴箫合鸣,笔墨同韵,渲染墨香共一生,温润着俗世的寂寞。

无奈时终各天涯,心中的记忆难舍,唯用文字,抵挡着孤独,一笺情深,浓情意痴,想你的思绪翩然。

  将旧曲翻阅,重温落寞,曲曲断肠湿眸,曾经的相望,凋谢在梦里,绕指的温柔,凝眸的缠绵,终难回首。 曾经的曾经,被你搁置于漫漫长夜,蚀骨的疼,拨乱着思绪,心上眉间,浸思染念。 往昔的记忆渐已斑驳留白,不再完整,合上岁月画卷,光阴飞逝,天涯相隔,苍凉成伤。   时常彷徨无主,不知将,那些痴缠的温柔,醉心的低语,无言的凝望,安于何处,看着铺展开来的人生画卷,满是回忆,那晃如隔世的苍凉与无奈,把唯美的情意赋予传说,任尔有回天术,终了也是无能为力,那些青葱年华,随着岁月的脚步已远,回首,只能沉醉在文字的余温中,暖身慰心,生命中,相遇的人很多,相知甚少,回首,流年苍桑容颜老,唯将回忆搁浅在素笺,,铭记往昔。

任时光荏苒,旧韵不老,稍慰孤寂。

  喜静望夜空,让心安静,任思绪夹着感伤,随风飞扬,当时光荏苒,我也老去,在流年中,寻找,寻找生曾经的温柔与纯白,将其留在简约的文字里,经的磨砺与消融,时终在浅淡的墨香里氤氲成花。 一生,爱恨离别,劲歌一曲,当流年已成过往,依稀的伤情执着,淡淡的惆怅模糊在,一个人的荒凉地带,多少匆匆,也曾留下多少感动,都成游离无助的凝望,最是哪无声无息的怀念,晶莹剔透,忧伤终老,痴守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