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原文及翻译
2019-07-09 / 来源:本站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原文及翻译

是岁也,大将军(指卫青)姊子霍去病年十八,幸,为天子侍中,善骑射,再从大将军,受诏与壮士,为剽姚校尉,与轻勇骑八百直弃大军数百里赴利,斩捕首虏过当。

其秋,单于怒浑邪王居西方数为汉所破,亡数万人,以骠骑之兵也。

单于怒,欲召诛浑邪王。

浑邪王与休屠王等谋欲降汉,使人先要边。

是时大行李息将城河上,得浑邪王使,即驰传以闻。

天子闻之,于是恐其以诈降而袭边,乃令骠骑将军将兵往迎之。 骠骑既渡河,与浑邪王众相望。

浑邪王裨将见汉军而多欲不降者,颇遁去。 骠骑乃驰入与浑邪王相见,斩其欲亡者八千人,遂独遣浑邪王乘传先诣行在所,尽将其众渡河,降者数万,号称十万。 既至长安,天子所以赏赐者数十巨万。

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 骠骑将军为人少言不泄,有气敢任。

天子尝欲教之孙吴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 天子为治第,令骠骑视之,对曰: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

由此上益重爱之。

然少而侍中,贵,不省士。

其从军,天子为遣太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

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骠骑尚穿域蹋鞠。

事多此类。 大将军为人仁善退让,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

骠骑将军自四年军后三年,元狩六年而卒。

天子悼之,发属国玄甲军,陈自长安至茂陵,为冢象祁连山。

谥之,并武与广地曰景桓侯。

子嬗代侯,嬗少,字子侯,上爱之,幸其壮而将之。

居六岁,元封元年,嬗卒,谥哀侯。

无子,绝,国除。 太史公曰:苏建语余曰:吾尝责大将军至尊重,而天下之贤大夫毋称焉,愿将军观古名将所招择选贤者,勉之哉。 大将军谢曰:自魏其、武安之厚宾客,天子常切齿。

彼亲附士大夫,招贤绌不肖者,人主之柄。 人臣奉法遵职而已。

何与招士。 骠骑亦效此意,其为将如此。

节选自《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译文:大将军卫青姐姐的儿子霍去病十八岁,受到武帝宠爱,当了皇帝的侍中。

霍去病善于骑马射箭,两次随从大将军出征,大将军奉皇上之命,拨给他一些壮勇的战士,任命他为剽姚校尉。

他同八百名轻捷勇敢的骑兵,径直抛开大军几百里,寻找有利的机会攻杀敌人,结果他们所斩杀的敌兵数量超过了他们的损失。 这年秋天,匈奴单于因为身处西方的浑邪王屡次被骠骑将军率领的汉军打败,损失几万人而大怒,想召来浑邪王,把他杀死。 因此浑邪王和休屠王等想投降汉朝,就先派人到边境迎住汉人。 这时,大行李息率兵在黄河岸边筑城,见到浑邪王的使者,立即就命令传车急驰而归,向皇帝报告。 皇上听过汇报后,怕浑邪王用诈降的办法偷袭边境,于是就命令骠骑将军领兵前去迎接浑邪王和休屠王。

骠骑将军已经渡过黄河,与浑邪王的部队相互远望着。 浑邪王的副将们看到汉朝军队,多数不想投降,有好多人逃遁而去。 骠骑将军霍去病就打马跑到敌营,同浑邪王相见,杀了想逃走的八千人,于是命浑邪王一个人乘着传车,先到皇帝的行在所,然后由他领着浑邪王的全部军队渡过黄河,投降者有几万人,号称十万。

他们到达长安后,天子用来赏赐的钱就有几十万。 划定一万户封浑邪王为漯阴侯。 骠骑将军为人寡言少语,不泄露别人说的话,有气魄,敢做敢为。 武帝曾想教他孙子和吴起的兵法,他回答说:战争只看方针策略如何就够了,不必亦步亦趋地学习古代兵法。 武帝为他修盖府第,让骠骑将军去看看,他回答说:匈奴还没有消灭,无心考虑私家的事情。 从此以后,武帝更加重用和喜爱骠骑将军霍去病。 但是,霍去病从少年时代起,就在宫中侍候皇帝,得到显贵,因而不知体恤士卒。

他出兵打仗时,天子派遣太官赠送他几十车食物,待他回来时,辎重车上丢弃了许多剩余的米和肉,而他的士卒还有忍饥挨饿的。 他在塞外打仗时,士卒缺粮,有的人饿得站不起来,而骠骑将军还在画定球场,踢球游戏。 他做的事多半如此。

骠骑将军自元狩四年(前119)出击匈奴以后三年,即元狩六年(前117)就去世了。 武帝对他的死很悲伤,调遣边境五郡的铁甲军,从长安到茂陵排列成阵,给霍去病修的坟墓外形象祈连山的样子。 给他命名谥号,把勇武与扩地两个原则加以合并,称他为景桓侯。 霍去病的儿子嬗接替了冠军侯的爵位。 霍嬗年令小,表字叫子侯,皇上喜爱他,希望长大后任命他为将军。 过了六年,即元封元年,霍嬗死去,皇上封赐他哀侯的谥号。 他没有儿子,因而后代断绝了,封国被废除。 太史公说:苏建曾对我说:我曾经责备大将军卫青极尊贵,而全国的贤士大夫却不称赞他,希望将军能够努力去效法古代那些招选贤才的名将大将军拒绝说:从魏其侯窦婴和武安侯田蚡厚待宾客,天下人常常切齿痛恨。

那亲近安抚士大夫,招揽贤才,废除不肖者的事是国君的权力。 大臣只须遵守法度干好本职工作,何必参与招选贤才呢?骠骑将军也效法这种想法,当将军的都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