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初恋 那段美好的时光(一)
2019-07-19 / 来源:本站

初恋 那段美好的时光(一)

初恋那段美好的时光可儿的美丽如湛蓝的天空遥不可及;可儿的清秀如清澈的小溪不忍碰触,可儿的温存如绵绵细雨令人忘情。 可儿说亦侨是她的同班同学。 有点内向。

她与同住宿舍的好友依晨关系不错,每日双进双出。 亦侨就尾随其后,帮她拿水杯,学习用具等。 到了寝室门口,也不说什么就走了。 纯真的可儿还笑言过,真是个大傻瓜。

可儿有一次胃疼,留在宿舍休息,怕是受凉了吧。

可儿从小受父亲的熏陶,喜看医学杂志,懂得如何保养受凉的胃。 捂着热水袋躺在被窝里呢。 亦侨敲门进来了,手里提着刚买来的药,可儿略感惊讶,心里对他为了自己逃课,多少有点不解和迷惑。

可儿学的中医学,听可儿说亦侨在学这个专业之前,对中医学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甚至已经从叔叔那儿学会了针灸。

有一天去市中医院见习,看着琳琅满目的中药品种,亦侨发挥了自己的特长,没等老师介绍,亦侨已经给同学们解说了每一种中药的名称、药性以及药用价值。

这叫桂圆,有大补的功效;这叫枸杞子,可以泡在开水里饮用……还有这是沉香,亦侨手拿一节碗口粗、一寸高的沉香木,对同学们说:“这种药材可香了,放在铅笔盒或是枕头下,会一直散发香味呢。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向他要,他小心地给同学们每人分一点,同学们说他小气。 他却振振有词,我要用这块沉香刻一颗心,同学们嘲笑他,就你还能刻出心来,有什么用呢?可儿也在其中。 但亦侨一本正经地说:“我真的要刻一颗心,把它送给我最喜欢的女孩。

纯真的可儿,享受着同学们的友谊,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一颗心在时刻关注着自己,在向自己慢慢靠近。 因为投注在可儿身上的关注目光,并不是只有亦侨啊。 比如学习不怎么样,但人气很旺,家庭背景不错的阳光,总会有意亦或无意地,走进可儿逗她,惹可儿生气,偷走可儿挂在床头的照片。

药理课上,离亦侨一桌之隔的阳光,正在把玩着可儿的照片,专注的眼神,嘿嘿的笑声,引起了亦侨的注意。 只听一句:谁让你玩可儿的照片。

两个男生便打了起来,可儿慌忙去拉亦侨,没想到亦侨还是被飞来的板凳砸伤了额角,血顺着额角流了下来,胆小又心地善良的可儿吓哭了,亦侨却不顾额角的伤,拉着可儿的手说:“别怕,有我呢。

”老师和同学们都傻眼了,一堂课就这样因可儿,被两个男生搅乱了。

傍晚时分,同学们都准备去上晚自习了,亦侨突然出现在了可儿的宿舍门口,勇敢地拉住了可儿的手:“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

”亦侨红着脸说。 这次轮到依晨傻眼了,反应极其强烈地吼道:“亦侨,你再这样乱说,以后我不理你们两个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聪明的亦侨却笑了:“走了才好”。 亦侨没有松开可儿的手,另一只手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了多日来用沉香木刻成的心。

小小的一颗心躺在可儿的手心,蓝色的配饰穿心而过,是那种可以挂在颈项上的。

心形沉香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可儿有点迷乱。 而手心里更是有一种潮湿的温热,是亦侨还在紧紧地抓着可儿。 可儿有那么一刻恍如梦中。 从此亦侨名正言顺地做了可儿的护花使者,即使有个别男同学,还对可儿心存想法,也被亦侨的表现消灭在了萌芽状态。

亦侨不仅学习好,人也高大帅气,但个性却有点倔强。

亦侨喜欢把可儿载在自行车前方,与朋友们飙车,可儿不好意思,但拗不过亦侨;亦侨喜欢与可儿一起玩扑克游戏,看可儿赢了时甜甜的笑;亦侨喜欢往可儿的宿舍跑,帮可儿洗衣服打扫卫生,还帮舍友提水倒垃圾,可儿说干嘛呢,亦侨笑笑,搞好关系方便我来找你;亦侨喜欢跑很远的路,为可儿买爱吃的凉皮、葱花饼;亦侨喜欢与可儿一起背书学习,看可儿背输了时噘起的小嘴。

有一天,亦侨约可儿去看电影,可儿怕遇到同学被指指点点,有意走在亦侨的后面,被亦侨发现后,挽起可儿的胳膊不放手,可儿无语。

转眼可儿的生日到了,可儿的家境并不富裕,所以没打算为自己过生日。 而亦桥呢,却给了可儿一个大大的惊讶,一份超值的礼物。 当亦侨把一双当年最流行的鹿牌小皮靴送给可儿时,可儿没来的及高兴,慌张地说:“你怎么能给我送皮靴呢,我不敢穿,我爸妈会说我的。

”可儿是父母的乖乖女,此时乱了方寸。 亦侨红着脸说:“那怎么办?”“我不管,你先把鞋子拿回去。

”亦侨有点失望,拎着鞋子走了。 可儿呢,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舍友们一顿狂轰乱炸,“小傻瓜,你怎么就不懂别人的心呢!”“要是我,早感动的要晕厥了”就连依晨也说可儿有点过分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让亦侨的形象在可儿的心目中变得逐渐高大起来。 可儿犹豫了,是不是到了该给父母说一下的时候了呢?周末可儿回了家,却因不小心着凉感冒,耽误了周一的课。 当可儿急匆匆地赶到教室门口,亦侨正站在门外。

见了可儿高兴地拉着可儿的手,问可儿为什么迟到了。 可儿来不及回答,拉起亦侨就往教室里冲。 虽然那时候学校不允许学生谈恋爱,但是可儿、亦侨是班里的尖子生,学校对他俩的恋情似乎有点网开一面。

中午食堂吃饭时,亦侨坐在了可儿的对面,不吃饭,眼光却在可儿的脸上忙碌着,亦侨想知道答案,可儿却故作镇静,大口地吃着饭,内心有点翻江倒海,怎么对亦侨开口啊!亦侨终于忍不住了:“可儿别吃了,赶快告诉我,你父母怎么说的。 ”可儿还没说话,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我爸说,咱们毕业后可能会各奔东西,未来的事情,现在考虑有点过早,让咱俩先好好学习。 ”可儿一口气说完,心里如释重负。 亦侨呢,一句话也没说,盯着可儿,似乎要看透可儿的心。 突然亦侨走了,什么也没说。 整个下午亦侨的座位都是空的,只有一个书包孤零零地躺在那儿。 可儿有最初的心不在焉,变得着急,到最后的心慌。 上晚自习后,亦桥的座位仍然是空的,可儿才发现,她是很在乎亦侨的。 可儿鼓起勇气去找亦侨的哥们阿宝。 告诉阿宝亦侨没回来,她担心倔强的亦侨会闯祸。

阿宝陪可儿去了亦侨的爷爷家,亦侨不在,可儿更着急了。

哭着问阿宝:“这怎么办?”阿宝安慰可儿,不会有事的,但心里还是对亦侨有点担心。

下晚自习后,可儿没有回宿舍,一直等在校门口,她期待着亦侨的安全归来。

也许上帝在这一刻,也会感动。

只见一个高大的黑影,径直走向了可儿并用力抱住可儿,可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滴温热的泪滴落在了可儿的脸上。 “你去找我,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亦侨有点语无伦次。

可儿抓紧了亦侨的手,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会再放手属于自己的幸福。